关灯
护眼
字体:

庄臣(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快来帮我逮住它。”

    果然有人向洞口跑来,莫多冲在第一位。这时候他笑着从洞里探出脑袋,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你们真是太小看我了。”

    “操蛋的玩意儿。”莫多骂了一句,那三人也一哄而散。等庄臣从洞里爬出来后,莫多看着那三人的背影悄悄的在他的身边故作小声的问道,“真没人?”

    “你也不信我?”庄臣突然严肃起来声音响亮,视线却落在前面那三人身上。

    “信!”莫多说,“这世上除了你,我谁都不信。”

    “果然是兄弟情深啊!”莫多说罢,伏计又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徒拉之前翻阅的那一本,“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人看书!”他啧啧称奇,似是见到了从未见过的怪象。

    “奇怪吗,不奇怪吧。”庄臣说,“我家里以前也有过书。”

    “一点也不奇怪。”伏计笑着把书扔在地上,扔在了凝固的乌黑血液上,“要说奇怪,之前的天象才奇怪。”

    “什么天象。”莫多问,又探头把目光投向窗外。

    “北悍,你来说给他们听听。”

    伏计语毕,中间那人站了出来,他向前踏了一步,漆黑粗糙的脸上一片神圣的僵硬。“流星破空,星斗残月,按照书上所说,这是一切重新开始的象征。”北悍把所见做了概述。对于星象的“惊变”他也只看到了一部分,在把对面一家处理干净后,划破天际的红色流星就只剩下一个尾巴。他所见的只有大片的星辰在夜海里狂飙,纷纷向那轮孤寂如钩的弦月群袭而去。在被群星攻击后,皎洁的弦月竟如受伤般汩汩泛红,更为奇特的是缺月渐渐满盈,直到变成一个硕大的红色圆盘。

    “你猜我在这本书上看到了什么?”伏计忽然踢了一脚被他扔在血泊里的旧书,那书页翻动,唯一还没被染红的地方也瞬间一片血淋。“说的竟是什么摘星境,御星奴,而且还正好提到了星斗残月。”

    “然后呢,星斗残月后会发生什么?”庄臣问道。

    “说那御星奴会苏醒。你们谁听说过御星奴?”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是些底层的贱民,从前为生活劳苦,现在为生活奔波,哪有时间去了解这些奇幻的东西。

    “怪事年年有,再怎么变也与我们没什么关系。”庄臣向来不信星象,他不以为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到头来这些东西还不是该由我们处理。”

    “那两个家伙的就算了吧。”莫多也收回目光提议道,“把大人的拖出去埋了就行。”说着,他把目光投向庄臣,庄臣则看向伏计。

    “又不是我的人,我管不着。”伏计笑道,“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说罢,又叫上北悍三人出了去。

    “真会说话。”见人没入黑夜里,庄臣踢了一脚覃瘦的尸体道。尸体的脸上是挣扎的痛苦,而萎缩的下体也早已被腥血浸红。

    “毕竟是从野狗晋升上去的人,他要是不聪明不会说话的话,估计早就死了。”莫多道,又看着庄臣补充说道,“或者已经和他们一样,躺在了这里。”

    “要是他答应帮我们隐瞒,没准我打不过他。”

    “我也打不过那三只野狗!”

    “虽然你打不过,但并不妨碍你去处理这个露根的东西。”庄臣说,“这个女孩的尸体我去处理。”

    莫多啧啧叹了一声,费劲的把覃瘦倒拖着,反观庄臣,他却神圣的抱着女孩的尸体,就像抱他的亲人一样。“兄弟,你今天有点不对劲。”黑夜里,莫多把覃瘦的尸体一脚踢进无归河中,拍了拍手道。

    “他们和我的孩子们有同样的年纪。”庄臣轻轻把徒拉放在地面上,蹲在一棵大树下一边用剑刨开泥土一边回应,“纵使他们犯了什么错,孩子也是无罪的。何况他们也没犯什么错。”

    莫多对庄臣的事有大概的了解,知道他在成为野狗之前就已经家破人亡。叹了口气,也拿起剑来与他一起刨土,“那洞里面有人吧。”

    “嗯。”

    “你还把匕首给了他?”莫多道,“你就不怕那小子来找你报仇?就算你放过了他,可你别忘了是你亲手杀了他姐姐。”

    “那孩子看起来挺聪明的。”庄臣说,“何况杀人偿命本来就是天理。”

    “不过,他也许活不到那时候,谁知道伏计会不会再折回去重新搜索一遍。”

    “他也是个聪明人,既然已经叫他的野狗去搜过一次,就不会再搜第二次。”庄臣说,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又不知索然的抬头望向了夜空,果然有一轮巨大的红色满月替代了之前的弦月,高高悬挂在一望无际的黑夜里。

    说罢,两人继续埋头苦干,无归河的河水依然平静无声,覃瘦的尸体还不足以让它泛起巨波骇浪。风也一样在树梢上穿梭,鬼魅似的弄得光秃秃的枝头发出吱吱的惨叫。

    “来世再来找我报仇吧。”把徒拉的尸体放进坑里的时候庄臣吻了吻她血红的额头,嘴唇触碰上徒拉的皮肤,他顿觉惊讶,又伸手去探她的鼻息以及停止的心跳。

    “还活着?”见他行为,莫多惊讶。

    “没,已经死了。”

    “那……”

    “身体还是柔软的。”庄臣回应道,而后捧起一抔尘土撒在徒拉娇小的脸上,身上,直到把她完全掩盖,堆成一个小小的土包。

    风呼呼的啸着,吹来了天明,又似把苍穹极处蕴藏的乌云全都吹集在一起。厚厚的一摞云层顶在头上,大有仰头扬手就能触摸的意味。天刚敞开微亮的光口,空气里就弥漫起浑浊的暗,若不是有人行走带来了一点生气,近处的屋和远处的街道就沉重成久落于远古深渊里的遗址,冰冷萧瑟中自成神秘。只是,有人的地方终究是成不了神秘的境地。为了生活,人总是有无限的潜力可以挖掘,哪怕是乱风袭击蓬帐,卷起、嘶鸣而歪倒,街道两旁做生意的人依然傲立于寒风之中不曾退缩。除了生意人,还有的是这陌生街道的匆匆过客,庄臣就是之一。

    覃瘦已死,他和莫多必须去找城主斯洛安复命,是死是留全在斯洛安一语之下。伏计在被安排过来处理事情之前就被通知事后直接赶去姬权,据说是有大人物要从南境过来。至于是什么大人物,伏计应该能猜个大概。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