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徒尘(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走后,柴房里的女人爬着坐了起来,徒尘也撑着垫子立起了身。

    “小声点,门外有人。”徒尘提醒道,他轻轻的拍了拍被踩蹂的脸颊,“他应该已经快好了,我们要尽快做好准备。”他根据刚刚踩在脸上的力道作出判断。

    “我们还有几天时间?”女人问,少了莽子的蹂躏,她身上的伤口都已经结痂,只有夺目的淤青灿烂依旧。

    “两三天。”徒尘抓了一把杂草掩盖在赤果果的两腿间,他还是不能习惯这种陌生的坦诚相待,“你剑术比我好,刺杀的时候你拿匕首,我会想办法激怒他。”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又在木块里流淌。

    女人天真的点了点头。莽子受伤的这些日子,虽然大多时候进柴屋都只是找徒尘泄愤,但有时候还是会恶劣的用脚在她胸前踩蹂,要不是徒尘叫她忍住并道明利害以及刺杀的谋略,她哪有机会像现在这样以接近正常人的姿态行动。

    “但是这几天我们也要时刻做好准备。”说话的时候他尽量把目光放在女人身后,“兰西沫她们的消息不可能总是无误,所以我们最好提前把匕首拿过来藏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而且也不知道那畜生会不会提前忍痛来折磨我们。”

    女人再次点头,她小心翼翼的起身向墙角摇晃而去,把缪绸藏在草垛下的匕首拿了出来。

    “快过来。”见她拿了匕首,徒尘小心催促。尽管守门的人从来不关心他们在里面的活动,但他的眼睛还是一直盯着窗外,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一定不能有闪失,“先把匕首给我。”徒尘望着窗外又道。

    门外看守的女人目光依旧在院子里飘荡,空荡无所的视线似空洞泛寒的风,过之无痕,蓦然她嘴角噙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却又被缪绸惊扰。

    “倪鸦。”缪绸喊到的正是她的名字,“有没有听到屋里有动静?”

    倪鸦锁住缪绸的双眸,摇头,“安静得很。”她回答,视线又转向了缪绸身后,微微蹙眉似在深思。

    缪绸亦跟着她的视线转身,有个怯弱的女人低头胆怯的往这边偷看了几眼,根据她的走向可以明显的知道是刚从柴屋侧面出来,此刻正要去的地方是莽子的所在地。缪绸回看了一眼倪鸦,大步向前拦住了怯弱的女人,关切的问,“是不是柴屋里面有动静?”

    “没有。”女人的双手紧紧交缠,不停的用右掌拇指按压在左手虎口位置。

    “主人叫我过来询问你们窥听的情况,你要是撒谎,后果你是知道的。”她语气狠厉,咄咄逼人。

    女人抬头,清眸闪躲着缪绸紧逼的视线,手上按压的力道更劲。“他们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兰西沫还给了他们匕首刺杀主人。”

    “好,我知道了。”缪绸说,“你继续在这儿窥听,我现在即刻就去告诉主人。”说罢她往回朝倪鸦又看了一眼,提高了音量说,“好好把门看着,我现在去主人哪里有事相告。”

    说罢她慢步离开,思绪百转,走到莽子门前,她犹豫着还是捡起地上的石头轻敲了铁门,“主人,徒尘已经好了。”她如实禀告,“兰西沫还给了他们匕首,准备随时刺杀你。”

    “兰西沫那个贱人!”莽子打开铁门怒骂,“老子现在就去把那小杂种折磨死,回来再去收拾兰西沫。”他大步出门,也不怕扯了卵。

    倪鸦早已恭候多时,远远看见莽子的身影就已经准备好了手里的钥匙。在莽子还有两三步抵拢门前的时候她就熟练的用左手执拿起两指宽厚半掌长的锁,右手拿起钥匙轻轻把门打开。

    缪绸跟在莽子身后,推门而进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朝墙角草堆处看了过去,草堆稀疏,自己藏的那把匕首半遮半掩,一眼就能看见。她又看了一眼徒尘,心绪慌乱,紧接着下了决定轻轻捅了捅莽子的后背,示意他去看墙角处。

    “主人。”缪绸悄然喊了一声,“匕首在那里。”

    莽子朝墙角处看了一眼,而后开始冷笑,他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慢慢悠悠的朝徒尘走过去。徒尘以一种疼痛的姿势侧卧在外面,那个女人则面向墙壁侧躺。

    缪绸也跟着上前,倪鸦却忽然敲了敲她的背,她回头看过去,倪鸦正把长锁递与她并以眼神示意看向莽子。只见莽子踩在徒尘青瘀的后背大骂,“小杂种老子已经知道你的如意算盘了,还装?”

    徒尘翻身怒目相视,“知道了又怎样,还想强迫我?”他轻蔑的看向莽子下面,含义不言而喻。你再敢强迫我,我就废了你那玩意儿。

    莽子又气急的朝他连踹三脚,“老子现在就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说罢又朝他的小腿狠踹了一脚,随即转头对缪绸和倪鸦命令道,“你们两个过来给我按住他。”

    “是,主人。”缪绸应到,她一把抓过倪鸦藏在她身后的手,把铁锁转到自己手中。接着她对倪鸦使了个眼色,“你去按住小杂种的手。”

    倪鸦闻言赶紧快步向前,跪倒下去把徒尘挣扎的手撑压在地上。缪绸则快速退移到徒尘的脚边。没了挣扎,莽子解了衣裤,又一巴掌扇在徒尘挣扎的头上,空旷的声响似击笨鼓,脆而沉重。晕晕搓搓,徒尘立即安静下来,似翻肚的鱼奄奄一息。

    “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莽子骂道,掰开徒尘的豚瓣,附身而下,劲豚朝后,那吊立又微微泛肿的玩意儿在青丝幽丛里垂钓晃荡,前面相对紧闭藏秘的幽洞,后面迎接的却是缪绸无情的双目。就在他想要向幽洞探前的瞬间,缪绸咬牙狰狞,飞快扬起手中的冰锁朝那硕大挺立的玩意儿狠狠击打了过去。在莽子痛声弹跳起来的同时,侧睡在墙角的女人又迅疾起身,她双手紧握削尖的木块奋力起跳,目标直击莽子青筋暴起的脖颈。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