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轻装上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朝会抛出来的消息就像一颗颗惊雷,炸得朝臣一个个都始料不及。

    昨夜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凌晨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人很少。

    康德很疲惫,但还是主持了朝议。盖了皇帝印玺的圣旨,由马周传阅弘文阁诸学士,刚上位的杜楚客瞄了一眼,就是身体一颤。

    再之后,皇后垂帘这个事情,也就成了小事。

    甚至连垂帘的这个帘子,都是个装饰品,长孙皇后署理朝政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帘子。

    皇权似乎是分散了,但是经历了凌晨的事情,马周根本没有半点兴奋的心情。哪怕他是弘文阁大学士,理论上应该是“首相”。

    要不是还要顾及仪态,整个朝会都要变成菜市场。

    实际上也不比菜市场好多少,小声的嘀咕传到外面,外朝小官僚们一个个激动不已。

    等到散朝的时候,留在皇城吃饭的重臣们,一个个都是没胃口,连尉迟恭都少吃了一根鸡腿。

    跟房玄龄打听消息的人不少,不过房天王口风严,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解释诸如太子尚在,垂帘是不是有“牝鸡司晨”嫌疑的废话。

    在皇城吃完这一顿之后,房玄龄就没到晚上就带着人返回了江西。

    至于张德,张公谨和李蔻拉着他聊天,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听着消息。毕竟还是自己人,张公谨也没有遮遮掩掩,把心中的疑惑,一一跟张德说了。

    “操之,陛下身体……”

    “再活个一年半载,应该也是没事的。”

    老张没有跟张叔叔说假话,虽然张公谨他们,都以为这一次皇帝可能撑不过去,可能是要嗝屁了。

    不过李家传统就是续命有方,太上皇要死要死多少年了?不还是能嘬点甜汤乐呵乐呵?就去年,还跟一个小娘子啪啪啪,身体可能吃不消,但又不需要他动,只需要他硬,甚至不那么硬也没关系,基本繁衍的功能还在即可。

    大概也是受了儿子屡次三番晕厥的刺激,今年太上皇没有继续找小娘啪啪啪,反而老老实实地在长安洛阳欣赏欣赏风景。

    二十多年下来,武德老臣该死的也都死了,不该死的,大部分在贞观朝也站稳了脚跟。

    连武士彟都能混一顿饱饭,脑袋还没有搬家,这还用多想吗?

    更何况,还是那句话,二十多年了,再熬个三四年,就是三十年了。再如何想不开,时间能冲走很多东西,

    “那……皇帝就这么把江山社稷,交到了……交到了一个女人手里?”

    李蔻声音拔尖,显然有些激动。

    张叔叔也是发愣:“弘文阁如今职权扩充,七部似是要正式处于弘文阁之下?”

    “谁知道呢,反正跟我没关系。”

    笑了笑,老张道,“叔父又何必担忧这个。”

    “老夫如何能不担忧?!你可知道昨夜,尉迟恭那老儿,差点按捺不住性子,几欲闯宫。”

    “他不怕死么?”

    张德冷笑一声,“还当是二十多年前的玄武门呢。”

    “……”

    “……”

    李蔻和张公谨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张公谨又道:“房乔连夜饭都不吃,直接返转江西,这是要作甚?”

    “办学、修路。”

    说话间,张德给张公谨和李蔻倒了茶,给自己也添了一点,然后一边喝茶一边道,“淮上新修一条‘徐齐线’,是铁道。”

    顿了顿,在张公谨惊异的眼神中,老张接着道:“从徐州出发,还有一条修往京城的‘京东线’。原京洛板轨,可能会改制为‘京西线’。”

    这是一个超级工程,至少现在看来,是个超级工程。

    为此,沿江各省都要分摊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供应。尤其是施工人才,江淮、湖北、江东、江西、河南五省府,都要筹办相当规模的专业学堂。

    “汉安线”初步通车后,整个工程团队是没有假期的,分成三个部分,一是培养管理团队;二是转调他处继续参加工程建设;三是借调往学校任职,以充作临时教员。

    很粗暴但是很高效的方式,不仅仅是外朝,内廷也会给予支持。其中很大的一部分资金,是由内府来解决的。

    皇银内帑的现金储备,外朝早就垂涎三尺,但一直都没有机会染指。

    这一次,皇银内帑打开了它的冰山一角。

    以“太昊皇银”这个新马甲,通过投资的方式,一口气兴办二十家“皇唐系”大学。

    是大学,教育部已经给了编制。孔颖达这一回,也懒得去寻章摘句给人寻找出处,最大最高的学校,就是大学!

    拿到大学名额的地方并不多,主要还是集中在黄河长江流域的省府。

    其中仅仅是“河南”,就拿到了皇唐河南大学、皇唐河南工业大学两个“皇唐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