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和命运打赌 四签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地底王国,杜塞尔德路亚。

    实际上并不是这个名字,真正的地名是一串意义不明的音阶。这里最大的特点是它只能通过一扇特定的门到达,并且早已荒废无数年,不在任何人的记忆或记载之中。

    暗绿色的苔藓光芒,围成半圆形、表面带着湿润气息的石头椅子。甚至如果仔细去听,还能听得见滴答的水声。然而看起来有些糟糕的环境,却让每位到来的神祗都感觉满意。因为这里似乎能隔绝窥视——如果一位神的感觉还可能是错觉,如果所有神都如此,那便是真的。

    沈言安静的坐在最中间的石椅上,仿佛他天生就该坐在那个位置。

    他坐的位置让每位走进来的客人都感觉不满,可看看站在他身后的蜜雪儿——所以那个位置让沈言坐还是挺合适的,毕竟他是主人,换别人坐那个位置我会更不满——这么想就舒坦多了。

    于是每个人都默不作声的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因为每位都在选择自己喜欢的位置,最后却正好变成了一个按阵营排序的“半环”,沈言的左手是狄摩高根,右手是提尔,那么他自己代表的……当然是“中立”。

    一张纸丢在半圆中间的石台上,那就是事先拟好的契约。上面没有任何禁制,没有花纹没有暗语更没有多余的经纬,每位来者只要用神识轻轻一扫就能知道全部的内容。

    而沈言看起来并不想解释什么,他半边身子沉在黑暗中仿佛在思索,恹恹的侧着身。

    提尔、密斯拉、莎儿、泰摩拉、莱维思图斯和狄摩高根、美坎修特,八个人八张椅子,不多也不少。尽管泰摩拉还带着她的情人亚特伍德一同前来,密斯拉身后跟着艾拉斯卓,但她们全都自动自觉的站到了椅子后面。

    亚特伍德和艾拉斯卓都曾是沈言的熟人,可这一刻看去,却觉得距离无比遥远,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和这个人打过交道……尤其是艾拉斯卓,明明这个人大半年前还在和我滚床单,那些姿势我还都印象深刻,可为什么人就突然不对了呢?

    亚特伍德的疑虑自然是因为别的,他以为沈言是那种扮猪吃老虎的混蛋,有些忿忿。

    情绪各异,但最终都集中在那一纸契约之上。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一个获得女士力量的机会。而我也知道我身上有什么,那是我前身留给我的力量,可以为你们创造出这样一个机会。”沈言停顿了一下——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可能恰好是事实真相。

    女士已经放弃了她的力量,那么谁的真名需要一亿字?谁的力量能无视位阶湮灭一切?那真名可能并不是老妈为他准备的后手,而真的是他自己前身留下的力量,老妈只是帮他解放出来而已。

    命运,就是秃噜嘴时说嘴边连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话,然而却是真的。

    “所以,签下契约,你们帮我搞定一个麻烦,我给你们入场的资格。”沈言这么说着,毫无出卖自己的惭愧。

    随着沈言的话语,那张纸上同时浮现出一条河、一座天秤和一团虚无的图案,这是以冥河、天秤和宇宙为誓言——自古至今,凡是选择三者之一作为保障的契约就已经可以被称作“无法违逆的契约”。

    三者毕至这一点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感到恐惧!在座的诸位也同样被震惊到了,还能这么搞?那违反者岂不要被镇压到宇宙尽头,永无脱身的可能?

    提尔的目光中泛起金色,视线与契约上的天秤一碰,那天秤同样幻化成了金色。“没错,是天堂山的公正天秤。”

    “冥河没问题。”在狄摩高根的指使下,美坎修特验证了一下冥河。

    至于宇宙……在座的没有超脱宇宙的大佬,所以,姑且信之罢。无形中,不由得又对沈言是“命运的囚徒”这一点多相信了几分。沈言之前晾他们几个月不是白晾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去主动验证。毫无疑问,在座的已经得到了无数“证据”来证明“沈言就是那个人”。

    那么,讲价是不可能讲价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