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3章 五兄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仙宫任寒,遵照群星谕令,斩尽魑魅魍魉。”

    高大,英俊,发如雪。

    一袭玄黑大衣,踩着合金黑靴,腰别利斧,左佩木盾,站得笔直如剑,随口吐出的字眼都仿佛能引动灵气。

    六祖任寒。

    礼貌地打招呼后,任寒也看向旁边任座,两人相顾无言,但任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任座却是面无表情。

    他们两个就这样静静对视数秒,忽然大家眼中闪过一道光辉,紧接着才是一声惊呼:“寒!”

    任寒笑道:“望舒。”

    穿着广袖流仙裙的仙女乘光而来,直接扑入任寒怀里。任寒看了一眼无上至尊,无上至尊点点头:“在上场之前,你们自己随意。”

    等任寒和望舒走到一边私聊后,无上至尊看向任座:“无话可说吗?”

    “本来有很多事想说,但看见他,又觉得不必说了。”任座说道:“他已经告诉我一切。”

    任座对任寒的心情,无疑是很复杂的。

    不仅仅是任寒是祖宗,更重要是,任寒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缘亲属。

    只有任寒,才有可能理解他的恐惧,他的痛苦,他的自豪,以及他的无奈。

    没有人有资格听他诉苦,游戬不行,茶仙儿不行,甚至父母都不行,只有同样经历过这样的痛苦,被这种恐惧折磨过,并且依然活着的任寒才可以。

    所以任座才以追寻仙宫的名义,苦苦追溯任寒的痕迹。

    但当两人眼神接触的时候,任座就明白了,任寒完全能理解他。

    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我并不是孤独一人。

    至于鸡汤、勉励又或者道歉,任寒没有说,任座也不需要。

    他们姓任的,不需要这些矫情的东西。

    任座:“他是2049年的任寒?”

    无上至尊点点头:“他变化不大。”

    任座:“他现在就复活了?还是说……”

    无上至尊摇摇头:“这些特殊人员并不存在于1999年时空,是本尊花费极大代价,让他们从2049年投影到1999年助战。”

    “我一直想问,任寒为什么能复活?”任座问道:“他跟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吗?”

    无上至尊沉默片刻,张开右手,展示掌心上的玉佩。

    “洛神玉佩。”无上至尊淡淡说道:“任寒是任盈盈的孙子,任盈盈曾因宓妃洛神而重生,染上洛神血脉。任寒奋六世之余烈,超度蜀汉英灵,滔天功德加护魂魄,肉身消亡但灵魂融入洛神玉佩,直到灵气复苏方重新苏醒,再续家族传承。”

    任座喃喃道:“跨越我的尸体前进……吗。这么说,我其实是跟任寒差不多年纪?”

    任寒死时必定二十三岁,直到这两年才复活,其实也就比任座大一岁左右,两人虽然隔了几十代,但的确是同龄人。

    无上至尊忽然轻笑道:“你们这种关系,非常适合作为某种特别的剧情素材。”

    任座微微一愣,旋即想到某两个关键词:年上攻、年下受。他脸色一黑,问道:“什么素材?”

    无上至尊说道:“嗯,祖孙二人并肩作战,不是很好的卖点吗?不过任寒擅长防守,你擅长攻击,所以是祖守孙攻?”

    任座怀疑无上至尊在开他黑车,但他没有任何证据。

    说到这里,任座越来越确信无上至尊就是他认识的人,再不济他以后也肯定会认识无上至尊——只有相熟的人才能聊天聊得如此随意轻快,

    他别开话题:“还没开始吗?”

    无上至尊淡淡说道:“急着战斗?这次要进行连续11个小时的高烈度战争,你的需求很快会得到满足。”

    “现在依然是准备阶段。不过,也是该展现第一张王牌了……”

    只见无上至尊将一枚橙色烈焰的棋子置入棋盘,然后一阵龙形虚光照亮宇宙,争辉日月,豪迈声音响彻寰宇:

    “残兵之首,讨死而来!”

    任座微微一怔:“……赵火拥有未来的记忆?”

    无上至尊说道:“拥有未来的战斗经验,战斗智慧,以及些许未来片段。怎么,你想找未来的自己询问吗?问本尊啊,本尊知道你的未来。”

    虽然被瞬间识破意图,但任座思考片刻,还是问道:“我想知道……我未来的伴侣是谁?”

    是人还是妖?有没有九条尾巴?还是说……根本没有伴侣?

    然而无上至尊秒答出乎他的预料:“游戬。”

    “哈!?”任座惊了:“真的假的!?游戬不是在追求灾厄少女吗?”

    “哦?你是说那种正规伴侣啊。”无上至尊淡淡说道:“本尊不说。”

    “伴侣还有正规和不正规的吗?”任座扯了扯嘴角:“那游戬是我的什么伴侣?”

    无上至尊摇摇头:“就算回答你,但你回去之后就会被消去这段记忆。如果你在战场上胡思乱想,到时候遭殃的可是银河系,不能以半吊子的状态去糟蹋你刚才立下的决心。本尊为了大局着想,决定还是不回答你。”

    无上至尊说得很有道理。

    但你这句话能不能一开始就说啊!

    你突然说个游戬,我心里已经慌得想扭转这个扭曲的命运了!

    这时候无上至尊忽然说道:“别吵。”

    只见他掌心浮现出一枚金色烈焰的女性棋子,然后虚空中爆发出一阵令任座胆颤心惊的灵气波动。

    婉转动听的声音随之响起:“仙宫求道者,秉承虚空上命,提供法术支援。”

    一名衣着华丽,赤足脚环,不施粉黛但美艳动人的金发美人轻轻落到灵气地面,踏出一丝涟漪。

    求道者!

    跟任寒一样,三十年岁月并没有给求道者留下丝毫痕迹,反而只能为她积累更多风韵,外貌亲切美丽,令人心生好感。

    她彻底收敛气息,任座愣是感觉不到她的一丝修为,但心中的恐惧感却丝毫不减,与恐惧一起诞生的还有敬意——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已经步入比他所能想象中的更高层次!

    “哇,两个仁王小哥。”求道者微微一笑:“其中一个是三十年前的仁王小哥啊……需要我给你透露一点你的未来吗。”

    任座马上说道:“好!”

    “不行哦。”求道者摇了摇手指:“难道我说出的未来,你就会相信吗?”

    “如果我说出你不愿意接受的未来,你也会接受吗?”

    “你心里明明有自己的未来蓝图,那就好好努力实现。就算是我们没说谎,也失去也未必是真的。我们只能站在自己角度描述你的人生,但其中悲欢,只有你自己才会明白。”

    求道者的声音恍如钥匙,轻而易举就解开任座心中所有纠结。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谢谢。”

    求道者妩媚一笑:“顺带一提,无上至尊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别信就对了。”

    任座用诡异的眼神看向无上至尊,无上至尊淡淡说道:“这段对话会被掐掉,你回去之后也不会记得。”

    无上至尊掌心再次浮现出一枚银光烈焰的棋子,仙源保护罩内部忽然泛起银色光辉。

    眨眼之间,一名白袍少女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空灵,寂静,不可亵玩,不可接近。

    她轻轻说道:“月咏者,聆听月之祈祷,赐予奇迹祝福。”

    月神,月咏者!

    而且不是2019年仍在消化神力的月咏者,而是三十年后完全消化神力的真神!

    月咏者看了一眼任座,任座感觉自己全身变成透明,被她一眼望穿。不过月咏者并没有闲聊,而是默默站在一边,眺望远方星空。

    求道者却是靠过去跟月咏者勾肩搭背,小声闲聊。月咏者既不拒绝也不迎合,就静静聆听求道者说话。

    任座竖起耳朵,施展聆听法术想偷听,但下一瞬耳朵便被指甲刮黑板的刺破音洞穿,震得他全身发麻。

    无上至尊说道:“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耳膜穿,第三次脑袋爆炸,别说本尊没告诉你。”

    任座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无上至尊似乎懒得理他,再次展开右手。

    但这次,出现在无上至尊掌心的,却并不是棋子,而是……一盒棋子!

    虚空中浮现无数涟漪,任座愕然地看着一名名身穿全覆盖幻想战甲,手持能量武器的战士从空间门里出现。

    片刻之后,视野里皆是密密麻麻的战甲士兵,浩如烟海,密如蜂群!

    士兵们快速整合,分成十队阵列修士军团的旁侧,其纪律严明,作战迅速,以及装备之精良,看得任座这个乡巴佬都愣住了。

    一名高大战士落到无上至尊跟前,抽出长剑立于地面,大声说道:“迪德拉百万军团,遵照诡秘暗令,前来为盟友征战多元位面!”

    迪德拉,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