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九章 刘邦的约法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怕是能通过的可能甚微……毕竟,这里和b面还是不一样的!一股简单的信息,由神束线传递过去。又传:不过,这一提案,却是应有之义!至于人们如何选择,那便不是我的事了。就好像……嗯,就好像是《三体》中,人们愿意选择程心一样,自己选,就要自己受,我却也不能代替任何人,代替他们选择不是?

    含沙言:b面中国的法,似和现今所知的,所有的法,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海洋法系,都不一样。

    风尘杠了一下:谁说的?汉高祖刘邦以约法三章而定天下,百姓皆服,奠定强汉四百年之基。刘邦之约法,便是异世之法也……

    刘邦这人无赖、流氓、不讲究,但却是一个有本事的无赖、流氓,其见识、眼界都是不凡,更具有智慧。他做过亭长,对秦律、秦法的体系熟悉、透彻,他能审时度势,获取天下,更能够知道秦法麻烦的地方——秦法太细了、太繁琐了,所以就会导致一个现象。即熟读律令的人掌握司法的解释权,但普通人却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法。针对这一个问题,刘邦抓住了本质,所以才约法三章——简单,所以每个人都清楚,知道怎么做,心里有个数,于是天下大定!

    b面的法,或者说是b面的刑法,实际上用的就是这样的“约法三章”,甚至于内容都没有发生变化。

    如果,说现在人熟悉的大陆法系和海洋法系是类似于秦法。

    那么,b面的法就是汉初的刘邦法。

    刘邦约法的好处,就在于法条简单、清晰,不操于人手。不管是七老八十的,男的女的,随便抓出一个来,都能分辨人是否犯了罪。

    这是针对于复杂的法律、条文百姓不能理解、记住,需要专人进行解读,律法操弄于律吏之手的一种手段,是结合了刘邦亲身之经历,获得的经验、教训……在法律的理解上,比之当下的学者、教授来,想来刘邦是更胜一筹的。因为他是一个有本事奠定一个王朝的王者,你可以说他流氓,却不能怀疑他的能力!如果,让刘邦来听如今法律人士的某些说辞,只怕会拔出**尿他们一身吧?

    法律,就是安定、稳定社会的工具。扯什么哲学?扯什么悖论?扯什么伦理?扯什么增加修订?

    如果法律的目的是安定、稳定社会的工具,那么是不用如何修订的。因为不稳定社会的因素就只有那么几个:

    杀、伤、盗、抢、骗。

    再多,又能玩儿出什么花儿来?

    如果,法律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工具,那就有的说道了……附加了统治目的,自然就会越来越复杂,增添一些不是那么很让社会安定、稳定的因素!自己作的乱子,再修订补充,越滚越大,这是一;不让人轻易明白条文,这是二,因为你不明白,所以我才好解释,也所以,才有律师的生存空间,才有法律专家的空间……这是饭碗,已经成为了一个产业。

    要复杂、要需要专业人士,所以才会有专业人士。人要吃饭,谁砸饭碗就跟谁急,一脸傲然的看着你,蔑视你,说你不懂。

    所以,你才需要律师,才需要咨询律师,律师才能活。

    所以,法学研究才会越来越玄学,就差一起讨论怎么升天了。

    到底,都是一碗饭。

    略有些复杂的信息,传递给了含沙。含沙默了一会儿,才回应道:约法三章,大道至简。当时天下初定,刘邦约法,只为快速的安定天下局势。而事实上,他的确是成功的。就凭一个约法三章,他也是当世独一无二的人物。项羽输给他,不冤枉……一个人是龙还是虫,扔进大海里,一下就现形了。

    风尘:简单,也同样有一样坏处——没空子钻。就三条,看起来宽泛、简陋,但却又涵盖其中,大道至简啊……

    感慨了一句之后,风尘便不再想这个问题……开始饶有兴致的听女销售人员的贯口!

    一个皮箱放在地上,一手一版纪念钞。

    说是什么什么的纪念钞,有很大的升值空间,非常抢手,已经是最后一套了,过了这村没这店……神特么的最后一套,每一次坐火车都是最后一套。风尘跟含沙互动了一句,含沙干脆发给祂几个笑脸。

    女销售戴着白手套,将纪念钞取出来给大家伙儿看,有几个感兴趣的还花了几百大洋买了一套。

    连号的卖完了卖套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