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6 秦阾大婚之老夫人之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姐又笑话我。”秦阾娇羞道。

    不知为何,秦蓁想起了自己前世出嫁的情形来,那时的自己满心欢喜地等待着,一心想要嫁给他,可最后,真的嫁了,如今回想种种,反倒觉得当初的自个是真的傻。

    秦蓁看着她,弯腰轻轻地凑了过去,透过铜镜看着那娇艳无比的面容,“恭喜。”

    秦阾彻底地羞红了脸,缓缓地起身,对秦蓁行了一个大礼。

    “大姐,若是没有你,我也不会有这一日。”

    秦蓁连忙扶着她起身道,“今儿个乃是你大喜之日,万不能如此。”

    “长姐如母,理应如此。”秦阾说着,已经又朝着她叩首。

    应氏此时进来,瞧见这一幕,脸上的笑容僵硬。

    她看向秦阾道,“吉时马上便到了,还不赶紧扶新人出去。”

    “是。”月丫应道,便上前。

    梨花也紧跟着。

    秦蓁看向应氏,“到底是恭喜夫人了。”

    “同喜同喜才是。”应氏倒也没有反驳秦蓁,反而是笑脸相迎,瞧着倒是欢喜的很。

    可秦蓁不知为何,总觉得这笑容里头掺杂着太多的深意。

    她敛眸,过了许久之后才道,“该出去了。”

    “是啊,今儿个可是大喜的日子。”应氏看着前头,笑容满面道。

    秦蓁便出了屋子。

    秦阾被搀扶着出了院子,而后坐着到了正堂,秦家的正门,除了大型祭祀或者是庆典之外,便是女子大婚时才能打开。

    而如今秦阾自然是要到正堂,等待着沛骆的迎亲依仗前来。

    外头,已经有人扬声喊叫起来。

    秦阾则哭着拜别老夫人与府上的长辈,紧接着便被搀扶着出了正堂,而后等着沛骆前来迎接。

    秦贽已成亲,便让秦牁代替背着秦阾入了八抬大轿,亲自送亲。

    秦蓁身为秦家的家主,便也跟着去了。

    秦家与沛家不过一个时辰,可是沛世子成亲,这红妆自然是要隆重的,故而,绕着整座城走了足足九圈,寓意长长久久,这才到了沛家的大门。

    沛骆翻身下马,行至花轿前,在喜婆的示意下,他随即踢了轿门,轿帘打开,沛骆便将秦阾背着,入了沛家。

    秦阾趴在沛骆宽厚的背上,鼻翼间充斥着彼此的气息,她适才的紧张荡然无存,全然被沛骆身上的气息晕染包围。

    她敛眸,整个人便这样安心地靠着。

    直等上了台阶,沛骆才将她放下。

    “新人跨火盆啦!”一旁喜婆扬声高喊道。

    秦阾便被扶着跨过。

    紧接着,她便被牵着往前走。

    她低着头,只能瞧见自个那嫁衣裙摆随着她的走动轻轻地晃动着,似是掀起了一层层旖旎,满目的红色,而她的心也悬着。

    她深吸了口气,不知为何,突然两眼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阾儿。”沛骆正在前头,与她也只隔一步之遥,不曾想,这眼瞧着便到了喜堂,可秦阾突然倒在了地上。

    秦蓁连忙跟了过来,皱眉看着。

    “怎么回事?”沛骆担忧道。

    秦蓁抬眸说道,“不妨事儿,许是这几日过于紧张了,一整日都不曾用饭,有些晕眩。”

    众人一听,倒也觉得这一摔倒是极好的。

    “看来这新嫁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进门啊。”有人在一旁打趣道。

    沛老爷与沛夫人正坐在高堂中等待着,瞧见秦阾突然倒在地上,吓了一跳,如今被人这般调侃,也渐渐地松了口气,附和着笑着。

    幸好秦蓁机智,率先将小紫带了出来,她轻轻地动了动自个的衣袖,如今那只手正握着秦阾,故而小紫便穿过二人的衣袖,轻轻地咬了一口秦阾的手腕处。

    秦阾闷哼了一声。

    “三妹妹?”秦蓁压低声音唤道。

    秦阾这才醒过来,睁大双眸,发现自个躺着,顿觉的慌乱。

    秦蓁连忙说道,“不妨事儿,你不过是过于紧张晕倒了,我扶你起来。”

    “嗯。”秦阾连忙被扶着起来,不过还是有些眩晕,脚步虚浮。

    秦蓁侧眸递给月丫一个眼神,月丫连忙扶稳秦阾。

    待拜过高堂之后,礼成,秦阾这才被扶着进去了。

    喜房内。

    秦阾坐下。

    众人前来闹房。

    沛骆在外招待宾客。

    秦家的几位小姐,并沛家的妯娌都聚在一处。

    秦蓁走上前去,接着说道,“不妨事儿,我给你扎一针就好了。”

    “嗯。”秦阾点头。

    “今儿个可是大喜之日,这新嫁娘的身子也过于羸弱了。”一个瞧着面生的小姐说道。

    秦蓁抬眸看去,也只是冷冷道,“既然这位小姐知晓今儿个乃是大喜之日,便该知晓礼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还用得着我来教你?”

    “满堂宾客,还未拜堂,便行那般大礼,这传出去,丢的可是沛家的颜面。”那女子冷嗤道。

    秦蓁淡淡道,“沛家的颜面如何丢了?旁人不说,你反倒在这处冷言冷语,我看,丢了沛家颜面的是你才对。”

    秦蓁说罢,而后道,“将这位不知礼数,不知轻重之人送出去,这乃是喜房,合该是喜气洋洋之处。”

    “是。”月丫应道,便亲自撵人了。

    “你当谁稀罕呢。”那女子当即便恼了,冷嘲了一声,便走了。

    碍于今儿个乃是大喜之日,故而秦蓁也不能见血不是?

    她看向秦阾道,“三妹妹,你莫要介意,不过是你这两日太过于紧张了,再说,如今已经礼成,旁人也不会真的乱嚼舌根。”

    “嗯。”秦阾也没有想到,自个会突然晕倒。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不想过于纠结,故而说道,“我有些饿了。”

    “你等等。”秦蓁随即便让月丫将准备好的糕点拿了过来。

    总归不能饿着不是?

    一会的秦洛与沛瑛道,“是啊,三姐,你莫要与那等见识浅薄之人计较。”

    “就是,嫂嫂。”沛瑛连忙道。

    秦阾面色一红,低声道,“嗯。”

    秦蓁安抚了秦阾一会,而后递给沛瑛一个眼神,便与秦洛先出去了。

    有沛瑛陪着,秦阾不会觉得拘束,毕竟这屋子里头还有其他人。

    秦洛看着她,“大姐,三姐怎会突然晕倒?”

    “被下毒了。”秦蓁淡淡道,“看来,是有人诚心想让三妹妹在沛家不得安生。”

    “这是为何?”秦洛皱眉。

    “毕竟之前,三妹妹被沛家退婚,如今又能再次地嫁进沛家,若是在大婚时出了什么事儿,到时候,她即便在沛家,也会被指指点点。”秦蓁低声道。

    “为何要针对三姐呢?”秦洛忍不住地沉声道。

    秦蓁与秦洛附耳说了几句,“这毒下的奇怪,我担心这不过是第一步。”

    “大姐,那该怎么办?”秦洛轻声问道。

    秦蓁接着道,“待会,五妹妹进去之后,便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一定要顺利地过了今日。”

    “嗯。”秦洛点头。

    秦蓁接着说道,“我先去外头瞧瞧。”

    “好。”秦洛便转身进去了。

    秦洛出了喜房,拐出了长廊,便到了宴会厅。

    秦贽、秦牁正陪着沛骆一同给宾客敬酒。

    秦蓁递给南宫青墨一个眼神,她便过来了。

    “嫂嫂,今儿个给三妹妹梳头的老妈子是谁找的?”秦蓁接着问道。

    “原本是我找的,只是那梳头妈妈今儿个突然闹肚子,正巧,母亲那处说备了一个,我也担心耽误了吉时,便让那梳头妈妈去了。”南宫青墨看着她,“难道出事了?”

    “嗯。”秦蓁点头道,“你梳头妈妈想来已经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南宫青墨连忙问道。

    “三妹妹适才晕倒,乃是被下毒了。”秦蓁直言道。

    “难道是?”南宫青墨不可置信道,“那可是她的女儿。”

    “那又如何?”秦蓁淡淡道,“若是她巴不得三妹妹到时候被退回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