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7 终于要动手了(一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哈哈。”沛骆爽朗一笑,“难不成越发地俊朗了?”

    “哎。”秦贽叹气,接着说道,“你在府上待几日?”

    “难不成府上有事儿?”沛骆一顿,瞧着秦贽的神色,问道。

    “倒也没什么。”秦贽道,“你也知晓,母亲本就不同意这门亲事,我这不是担心你与母亲……”

    “这得问阾儿,她想待几日了。”沛骆继续道,“不过,若是多待几日,我便与她去秦妹妹那处。”

    “如今还叫秦妹妹呢?”秦贽接着道,“该唤一声长姐。”

    “知道了。”沛骆想及此,便觉得拗口。

    秦贽瞧着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地笑了。

    秦阾与秦洛一同去了秦蓁那处。

    三人坐在一处,倒也聊了许多。

    秦蓁看着她,嘴角勾起浅浅地笑容,接着说道,“三妹妹,这出嫁之后,是不是觉得气色都好多了?”

    “大姐说笑了。”秦阾接着说道,“不过妹妹多谢大姐提点,如今老夫人与夫人待我是极好的。”

    “如此便好。”秦蓁沉默了好一会道,“不过,三妹妹,许多事儿,你也要谨慎小心一些,万不能被旁人算计了。”

    “是。”秦阾恭敬地应道。

    这厢,秦阾与沛骆也只待了一日,便回去了。

    坐在马车上,秦阾难免有些心神不宁。

    “怎么了?”沛骆瞧着她捂着胸口,皱着眉头,额头冒着冷汗。

    “也不知怎的,总觉得不踏实。”秦阾抬眸看着他。

    沛骆皱眉,“放心,不会有事儿的,一切有我呢。”

    “嗯。”秦阾轻轻地点头,靠在他的怀中。

    等二人回了沛家,便瞧见管家匆忙地赶了过来。

    “世子,不好了,老夫人……老夫人……晕厥过去了。”管家满头大汗地冲了过来说道。

    “可叫了大夫?”沛骆连忙问道。

    “请了,大夫也不知是何缘故。”管家皱着眉头,“老奴原本是想着派人前去禀报您,正巧您也在秦家,也好请秦大小姐过来瞧瞧。”

    “这……”沛骆扭头看向秦阾,只瞧见她两眼一黑,接着便晕了过去。

    “阾儿……”沛骆连忙将她搂入怀中,抬眸看向一旁的月丫道,“还不赶紧回秦家,请秦妹妹过来。”

    “是。”月丫应道,转身便翻身上马,赶过去了。

    沛骆瞧着月丫的身后,双眸闪过一抹诧异,而后便转身抱着秦阾回去了。

    秦蓁正在书房内,瞧着知茉匆忙赶了过来。

    “大小姐,出事了。”知茉说道。

    秦蓁愣了愣,“出了何事?’

    “月丫如今在外头。”知茉如实道。

    “让她进来。”秦蓁一怔,月丫这个时候回来,想必是沛家有事儿。

    “大小姐。”月丫连忙行礼道。

    “何事?”秦蓁直接问道。

    “沛老夫人突然晕厥,适才,三小姐也跟着晕了过去。”月丫道,“沛世子让奴婢特意赶回来请您前去一趟。”

    “我知道了。”秦蓁接着道,“你仔细说说三妹妹的症状。”

    “是。”月丫便将情形说了一遍。

    秦蓁沉默了良久,而后说道,“看来三妹妹当真被人做了手脚。”

    她已经出了院子,并未坐马车,而是骑马前去。

    如此,很快便到了。

    外头,管家亲自相迎,待她翻身下马,便引着她过去了。

    沛骆瞧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还在喃喃自语的秦阾,而后看向一旁焦急万分的沛瑛。

    “祖母又是怎么回事?”沛骆连忙问道。

    “我也不知。”沛瑛红着眼眶道,“适才祖母用过……嫂嫂送过去的补汤,便晕倒了。”

    “补汤?”沛骆是听说过的。

    不过,都是秦阾每日亲自熬了送过去的,怎会如此?

    “是有人亲自送过去,说是嫂嫂临行前特意叮嘱的。”沛瑛道。

    “谁送过去的?”沛骆沉声道。

    “这……”沛瑛想了想,“我这便让人将那丫头带过来。”

    “嗯。”沛骆点头应道。

    不到片刻,沛瑛便匆忙回来了,“大哥,送来补汤的那丫头死了。”

    “嗯。”沛骆冷声道,显然是预料到了。

    秦蓁此刻入内,直奔里间。

    “秦妹妹。”沛骆看着她。

    秦蓁轻轻点头,行至床榻旁,给秦阾看过之后,双眸闪过一抹冷然之色,而后说道,“沛大哥,先带我去老夫人那处吧。”

    “好。”沛骆点头,却也将适才发生之事与她说了一遍。

    秦蓁沉默了半晌道,“看来是有人想要嫁祸给三妹妹。”

    “哎。”沛骆道,“我一向仔细,不曾想,还是出了这等事儿。”

    “沛大哥对内宅之事,总归是插手不得的。”秦蓁淡淡道,“被有心人算计,这本就是常有之事。”

    “嗯。”沛骆也只能如此想了。

    秦蓁到了沛老夫人的屋子,沛夫人正陪着。

    抬眸瞧见秦蓁的时候,连忙道,“还请秦大小姐给瞧瞧。”

    “好。”秦蓁淡淡地点头,而后便看了过去。

    转身看着二人道,“还请二人先回避。”

    沛夫人便与沛瑛先离开了。

    只留下沛骆。

    沛骆看着秦蓁袖中出来的小血虫,愣了愣,“这是什么?”

    “小紫。”秦蓁直言道。

    她随即便将小紫放出,只不过,小紫刚从她的袖中爬出,却突然浑身一抖,直接倒在了她的掌心。

    秦蓁皱眉,“连小紫都亲近不得。”

    “这是?”沛骆看着她。

    秦蓁深吸了口气,缓缓地合起双眸,猛地睁开,而后说道,“烦劳沛大哥将沛老夫人的生辰八字拿来。”

    “好。”沛骆连忙去了。

    没一会,待沛骆拿来之后,秦蓁仔细地看过之后,随即出来。

    站在院子中,转眸看着他,“府上何处能看到全景?”

    “随我来。”沛骆接着说道。

    秦蓁轻轻点头,而后便跟着他一同前去了。

    待秦蓁上了面前的宝塔,往前看去,当真是将沛家一览无余。

    她看向沛老夫人的院子,而后又看向秦阾的院子,皱了皱眉,而后看向沛骆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八卦。”

    “这?”沛骆一愣道,“这是何意?”

    “不曾想,有人竟然在沛家设置了八卦阵。”秦蓁淡淡道,“沛老夫人与三妹妹的屋子正好形成了一个阴阳卦,一个生门,一个死门,若是破解不了,她们便会精力耗损,最后昏睡而死。”

    “什么?”沛骆当真愣住了,“这是何人,竟然如此歹毒?”

    “三妹妹身处的便是死门。”秦蓁看向沛骆道,“以沛大哥为阵眼。”

    “什么?”沛骆再次地愣住了,他多少也是通宵一些这八卦之术的,毕竟,兵法中,大多用八卦阵排兵布阵,只是不曾想,有人竟然将此术用在了这处。

    他敛眸道,“这生门好破,只是这死门?”

    “生门与死门乃是相生相克。”秦蓁叹气道,“需要寻到其余六卦的方位才可,否则,沛家犹如一个对称的八卦,被定死了。”

    “嗯。”沛骆点头,接着二人便下了宝塔。

    待行至秦阾那处,秦蓁瞧着满头大汗,却不得清醒的秦阾,而后又看向身后的知茉道,“这精通八卦之术的人,想必道行也不低,你仔细想想,咱们那处刻有这等人?”

    “大小姐,奴婢会。”知棋走上前去,看着她道。

    “你适才瞧见了什么?”秦蓁看向知棋。

    “奴婢破不了。”知棋摇头,不过看向秦蓁,似是想到了什么,而后说道,“不过大小姐可以一试。”

    “我?”秦蓁挑眉,“我对这也不精通。”

    “大小姐忘记了。”知棋继续道,“您那处有先夫人留下的嫁妆,里头便有一个锦盒?”

    秦蓁皱眉,沉默了一会道,“我知道了,我现在便回去。”

    她记得,那锦盒外头的机关,似乎也是一个小的八卦阵。

    不过,那八卦阵用谁的生辰八字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