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穿越之当场去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金碧辉煌的宫殿,处处透露着奢靡气息。烛台上安静燃烧着的火焰,映照着大殿中半躺在金椅上女人那张平静淡然的脸。她头戴着皇冠,神情慵懒随意,却不自主透出一种淡淡的威严。

    时光仿佛静止,殿中的一切都宛如画卷般华美。可任谁也想不到,就在前一刻,这位七国之中唯一的女帝姬无朝,已经换了灵魂。

    也没人知道,看似高深莫测正儿八经躺在王座上的女帝,此时正在脑海中和系统对话。

    【叮,恭喜宿主绑定本系统,接受主线任务——女帝姬无朝枉死,加速此平行空间的毁灭,请宿主代替其身份,担负起维护七国和平的重任,让此时空回到正常轨迹。】

    宋悦:这苦大仇深的任务不适合我吧……

    【那能怎么办,所有人里就属你和姬无朝的身体亲和度最高,达到99.99%,除了你,没有最合适的人选。再说,要是你不矫正这一BUG,这整个世界都会走向毁灭,如此善良的你真的忍心吗?】

    宋悦:什么拯救世界的破任务,我要说我忍心,你还会把我送回原世界去?

    【你还要皮几下?时间不多了!】

    宋悦:……

    她嘴角轻轻一撇,垂眸斜睨着下面一众气势汹汹的逼宫之人,深呼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现在,她不再是时空管理局的修正官宋悦——在这个历史书上没有的朝代,她就是燕国女帝姬无朝。

    这燕国的最后一位女帝,因为整天沉迷炼丹修道,逐渐被臣子们架空了权力,成为有名无实的傀儡皇帝,最后终于走向灭亡。时空管理局敏锐地察觉到这个空间的不正常运行,派她来扭转乾坤。

    若以世界为棋,她只是其中一颗最关键的棋子罢了。身在局中,要想逆转局势……有点难,不过也不是没可能。

    “奇了怪……”下面的人见她气势十足地从王座上站起,开始窃窃私语。

    宋悦从未穿过如此华贵的东西,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金黄龙袍,摆出了女帝真正的架势,目光徐徐扫视过众人的面庞,将他们的面容都记在心中,并且暗暗列入脑海里的黑名单。

    穿过来就遇上一道难题,逼宫让她下台是吧?

    渣渣!

    她别的不行,逃跑的功夫绝对不差!

    【逃跑?宿主你是怎么考上修正官的?】

    宋悦:呵,系统。我的逃跑是战略性的,别把我和那群胆小鼠辈混为一谈,我是想先走为敬,等到日后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本质不还是逃跑吗?】

    宋悦:闭嘴!不许拆台!

    她缓缓在臣子们的面前捋了一下袖子,在各异的目光中,高深莫测地勾起了嘴角。

    趁他们失神的片刻,宋悦浑身肌肉绷紧,抬腿就要开溜,忽然,脑袋一晕、脚下一个不稳,重新跌回了身后的龙椅上。

    捂着悸动的心脏,宋悦咬着牙关小声质问系统:“哎……这什么情况?我穿的什么破身体?”

    装X刚装到一半,突然萎了?!

    【……】系统突然装死。

    下面的人见状,纷纷把疑惑的目光收回,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小声交谈:“回光返照。”

    “我就说嘛,尊主的药怎会有假。”

    “……”

    更多的碎语,她听不到了,因为耳边已经开始嗡嗡作响,似乎这个苟延残喘的身子已经支撑到了极限。

    捂着胸口宛若伤残病患般躺在皇座上的宋悦,心情复杂。

    听他们的话,再加上刚才系统的介绍,她能猜出了个大概……多半是她穿越的时间不太对,正好穿在姬无朝被下毒,即将毒发身亡的时间段。

    【刚才给你身体扫描了一遍,发现简直就是一张元素周期表……据我的推测,也许不止是毒药的原因,姬无朝这些年来,吃了太多丹药,身体各个器官都濒临衰竭,加上不知不觉被下了药,这些加起来,可能不到毒发的时间就会丧命。】

    宋悦心情复杂:所以,我刚好赶上了这时候?当场穿越,立刻去世??

    别人家的穿越,要么就穿在娘胎里,出来扮猪吃老虎,要么就穿进什么公主皇后身体里嫖把帅哥,再不济也是个名门小姐,最最不济穿成农女还能逆袭……她好不容易捡了一次便宜穿进了帝王的身体,还没来得及享受荣华富贵,就陷入了被逆臣谋杀的阴谋里去了?

    关键是这谋杀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她就算想扭转局势,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群人围上来!

    【我也很无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系统陷入沉思。

    宋悦发觉,自己此时已经浑身麻痹,甚至连动动小指头都困难,更别说人工催吐或是跑出去找牛奶之类的东西解毒,无奈望天。忽然,一道黑影当头笼罩下来,只见人群正规规矩矩向两边分开,一位身穿白衣的公子,踏着缓慢而沉稳的步子,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

    因为逆着光,他的脸几乎都藏在黑暗下,唯有优美的轮廓彰显着他的不凡,腰间一枚缺了角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北”字,那浑身的气势宛若实质,令她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这谁?他想干嘛?!

    “陛下,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他凑在她的耳边,声音很轻,低沉却悦耳,似乎带着愉悦的笑意,“你灭我楚国的时候,想没想过,有朝一日,你会亲眼看见你的国家易主?燕国的皇族,最终流淌着敌国之人的血,讽刺么?”

    “……”什么鬼!她刚穿越,还没消化记忆,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宋悦眼睁睁看着这朵黑化了的罂粟花靠近自己,不由自主脑补了某些奇怪的权谋剧情。

    难道说,这是个亡国皇子忍辱负重苟且偷生,打入仇人朝廷内部,最终成功击杀仇人,自己当皇帝的复仇故事?但她好像穿成了那个仇人皇帝,在电视剧里绝对是拉仇恨的大反派……

    时空管理局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今她终于切身体会到了——世界上最惨的剧情,莫过于穿越到正好要被勇者杀死的魔王身体里。

    见她眼里带着一丝惊恐,似乎是害怕,男人似乎很满意,轻慢地抬头,抽出袖中的匕首。

    他明明还在笑,优雅的动作间却带着对她刻骨般的仇恨,匕首尖端冰冷的金属光泽折射出了杀戾。

    宋悦双眸瞪大,想要用力叫喊却已经发不出丝毫声音,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毒麻痹得毫无知觉了,眼睁睁看着匕首刺入心脏,偏偏没有当场痛晕过去,心尖儿都在颤。

    这……不是时空管理局的全息模拟试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