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7章 如果没有遇见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晚秋咬着牙,拼命的忍着,她无声无息。

    只是唇角很快的就溢出了血色,那么的让人刺目,让人惊心。

    她的抖颤,她的无措,她眼神里突现的空洞让冷慕洵骤然慌了,“晚秋,你怎么了?”倾身在她的身前,他慌了,他乱了,就因为他摔了她这么一下吗?

    可他,也并没有怎么的用力呀,因为,她有着身孕呢,他只是咬牙切齿罢了,他怎么可能用全力呢?

    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着,她的眼神仿如没有焦距的看着他,半晌,才道:“让我回去,只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行不行?”带着哀求,她现在只想回去她的那个房间,再不回去,她会被折磨的要疯了的。

    她的眼底现出泪意,认识她这么久以来她从来也没有这样的求过他,一次都没有。

    在他的眼里她一直是坚强的是独立的,这也是她不同于敏秋的地方,完全的不同,也是她的那份独立让他欣赏莫名,“为什么要回去?”他问,有些困惑。

    咬着牙,她久久无声,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可是,身体里随即传来难言的痛苦,让她的额头瞬间滚下大滴滴的汗水,她好难受,浑身的血液里都仿佛有小虫子有抓着挠着她一样,“阿洵,放我回去,求你……求你了……”那样痛苦的表情让他真的心软了,身子一倾,他就要抱起她,“好,我送你回去。”

    她的身子一抖,下意识的向后瑟缩闪去,“别……别碰我……别碰我,让我回去……让我回去……让我回去……”茫然的眼神,口中只会重复着这一句,似乎雨秋木材行里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在等着她一样。

    “好,我送你回去。”他不忍见她如此痛苦,反正,只要一路相随,他就不怕她逃了。

    腰间,都是痛。

    腰间,也都是血。

    他却恍若未觉。

    他的眼里只有她,满目的痛苦,满目的无措,蜷缩如猫儿一样的身体让他心疼着。

    一条街,他开得飞快,她什么也不知道,脑子里就是雨秋木材行,就是她的房间,就是:天使的微笑。

    天使。

    天使。

    她不停的唤着这两个字,思维已经不属于她了一样。

    冷慕洵不是没有见过样的表情,一瞬间,他的心底骤然一震,原来是这样?

    可他不相信,怎么也不相信。

    车子停了下来,他飞快跳下去,车里的女人蜷缩着颤抖着,就象是失去了一颗心一样。

    抱起她一步一步踏上台阶,腰上的痛让他有一刻间真的想要放下她,可是,他硬是咬着牙抱着她站在门前,大清早的,木材行的门关得严严的,伸手敲下去,很快的,大厅里传来飞快而来的脚步声。

    门,开了。

    门里,站着白墨宇。

    门外,站着他与晚秋。

    看到晚秋的表情,白墨宇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快随我来。”知道再也瞒不住了,白墨宇引着冷慕洵进了那间他平常戒毒用的房间,只是不想惊动白玲玲,昨晚上白玲玲哭过之后便睡在晚秋的房间了,他倒不是怕惊醒了她,而是怕又多了一个人知道晚秋身体里的天使的微笑。

    冷慕洵将晚秋放在了空无一物的小屋内,晚秋蜷缩在墙角,身体是止不住的抖颤,他坐在她的面前,手抚上她的脸,“真傻。”他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不想要那个孩子了,原来,是为了这般,决定了不要的时候,她的心一定很痛吧。

    她的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滴滴的流淌着,就象是永远也止不住一样。

    “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若不是一大早他突然间的惊悸而醒,若不是他担心她又上了人流室的手术台,若不是他拼命的追了过来,到如今,他还是什么也不知道。

    “还要瞒着我多久呢?”轻拥着她入怀,她是为了白墨宇,而白墨宇则是为了他。

    其实,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呀,这些所有,都该他来承担才对。

    却只有他还没有受那种东西的折磨。

    为什么不是他呢?

    他真的不想是晚秋的。

    可现在,什么也来不及了,瞧她的样子,她应该用了很久了。

    感受着她不停抖颤的身体,他轻声的生怕吓到她的问道:“在乌坎的时候就开始了吗?”

    她哭的更凶了,虽然没说话,却让他明白这就是真的了。

    一拳就砸在了墙上,那重重的闷响起让晚秋一怔,困惑的抬眸看着他,“天使,我要天使,快给我天使。”

    门,又开了,白墨宇去而复返,手中是伍洛司派人送过来的天使的微笑,除了这个,普通的东西根本就抵消不了她身体里的难过。

    他是深知不用之后的那种痛楚的。

    递给晚秋,她急切的接过,就象是久溺水中的人看到救命的木板一样的紧抓在手中,然后熟练和快速的用了起来。

    冷慕洵静静的看着她,他知道阻止她不用的后果就是她的生不如死。

    缓缓的直起身,腰间,手指节间,都是血,他却犹自不觉,“多久了?”他要白墨宇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伍洛司把那东西扮在了她的饭里,从她到乌坎的第一天就开始用了。”

    “该死。”冷慕洵的脸色阴沉,又是用力的捶了一下墙壁,那力道让白墨宇一怔,却听他又道:“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她不想让你担心,也不想让孩子们知道,她想要戒了的,可是,这不是普通的毒`品,是伍洛司新研制新配方的天使的微笑,我试过了,很难戒。”

    “你试过了?”冷慕洵扫视着白墨宇,有些不可置信。

    “是的,我也在用,只是用的时间没有晚秋的长,从知道她中毒的那天起就在用了,我……也抵不过。”末了,白墨宇承认了。

    “不行,一定要戒了,一定有办法的。”

    “配方已经查了个大概,只有一项怎么也检验不出来,我试着用药,效果很不好,戒不了。”白墨宇直言。

    “就为了她才去吸那东西的吗?”冷慕洵轻声问,一下子觉得眼前的白墨宇突然间高大了许多,白墨宇为晚秋,果然什么都舍得去做,这让他忽的有些汗颜。

    “也不尽然,我只是不想让那东西再害其它的人。”

    白墨宇轻描淡写的说过,可是,冷慕洵认识他多少年了,他比谁都清楚白墨守对晚秋的那份心。

    爱如潮水,他却从来不曾退过。

    便是因为如此,每每看到白墨宇与晚秋一起,他才会忍不住的揪着一颗心,怎么也放不下一颗心。

    交谈间,晚秋已经用完了那个东西,此时正迷惘的抬首看向相对而站的两个男人,冷慕洵知道了,他什么都知道了。

    垂着头,低低的抽泣着,似是要将她这许久以来的委屈在此刻一下子倾尽而出似的,她就那般的哭泣着,不想止住。

    原来,她也会柔弱,也会这般的让人心怜,见她如此,冷慕洵弯身就要抱起她,“走吧,我带你回去。”

    “冷慕洵,你满身是血,你还是处理一下你自己的伤吧,至于晚秋,便留她在这里安静休息好了。”白墨宇却在逐客了,他不想如此脆弱的晚秋落在冷慕洵的手上。

    冷慕洵微微一笑,“我的伤不关你的事。”

    什么叫不关他事,白墨宇心头一震,“你别忘了,这枪伤可是我开的枪。”

    “怎么?你想坐牢?”根本不理会白墨宇,他一边说话一边还是硬生生的抱起了晚秋,“我带她走,你和她,都会戒了的,一定都会戒了的。”他的唇边溢出笑意,找到了晚秋郁结的缘由,其实一切并不是无结的,他自有办法。

    “你……”白墨宇无语,他真的不怕坐牢,可是这三年他的任务却不是坐牢,而是完成伍洛司交给他的任务,否则,他会殃及父亲和妹子,还是晚秋的妈妈,他不能自私呀,真的不能自私,微一迟疑的功夫,冷慕洵已然抱着晚秋大步的离开了这小小的房间,身后,白墨宇静然而立,冷慕洵终究还是抱走了晚秋。

    晚秋,再也不可能属于他了。

    门前,冷慕洵伫足而立,“这件事,是我错了,我会负责。”他是男人,该他负起的责任就一定要负起来,只是,他要先知道晚秋和白墨宇的计划,“明天,找个时间谈谈吧。”

    “不必了,敏秋要来了,我想,你会很忙,过几天再说吧。”白墨宇淡淡的,他心底还是不舍,可是,没有谁比他更知道晚秋的一颗心了。

    无奈的闭上眼睛,他的心从没有一刻是这么的痛,“对了,关于天使的微笑,我会把所有研究到的资料发给你,就发到你的邮箱,发好了,我会发一个短信给你。”他会做好他应该做的,不管怎么样,他不想放弃晚秋。

    一定要戒了的,一定要呀,不然,这一辈子都是生不如死。

    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一定有希望的。

    他相信自己可以,那么晚秋也一定可以。

    “好。”冷慕洵不再多言,因为,他已支撑不住,全身开始不住的虚弱无力,腰间的痛也越来越浓。

    “放我下去。”晚秋已然惊醒,看到脸色微微泛着苍白的冷慕洵,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他的伤了。

    “别动。”他一声低喝,让她不由得噤声,仿佛不噤声就是给他添乱一样。

    “阿洵哥,你怎么来了?”冷慕洵才要迈出一步,冷不防的,身旁响起了白玲玲的声音,让他的脚步不由得一滞。

    “我来带走晚秋。”

    “阿洵哥,下午我妈妈还有姨妈和表姐都要来呢,我要去接机,你去吗?”白玲玲有点兴奋的说道,毕竟就要见到三位亲人了,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表姐和姨妈了。

    晚秋静静的听着,她想冷慕洵是一定会去的,因为敏秋呀,敏秋来了,他怎么可能不去呢?

    就在晚秋认定的时候,男声却淡淡的飘起,“不去。”随即,再不迟疑的就走上楼梯。

    身后,白玲玲有些纳闷了,“阿洵哥,你真的不去接机吗?”她不相信,毕竟妈妈和姨妈都是长辈呀,他可以不接她,却不应该不接姨妈和妈妈。

    “你去就好了,替我向你妈妈和姨妈问好,抽个空,我会去看她们的。”他边走边轻声说道,可由头至尾都没有说起过敏秋的名字,仿佛他与敏秋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似的。

    晚秋无声,她不懂了,一直以为他是要去接机再去见敏秋的,他遇到敏秋,每每都会失控的,可这一次,他居然让她猜错了,他居然对敏秋的到来无动于衷了,这真的让她不可思议了。

    迷乱的一颗心,扑腾扑腾的跳动着,那么的响那么的重,他抱着她到了车前。

    就在他猝不及防的一瞬间,她忽的一个使力,然后就从冷慕洵的身上跳了下去,一手抢下他手中的车钥匙,然后定定的站在他的面前,“如果是我开车,我就跟你走,如果是你开车,我就不走了。”

    他受伤了,江医生的警告他没有听见吗?怎么还是这么如小孩子般的要下床要满地跑呢?他就不知道她会担心,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会担心吗?

    他疲惫的抬了抬眼皮,然后轻声道:“好,你开车,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许逃跑了。”

    她点点头,现在,换她来照顾他了,扶着他坐向副驾驶座,转身便快速的绕过车前,坐稳,开车,然后向车外的小吴挥手道:“让江医生马上赶来。”有时候,他比她还固执,比她还执念,她知道。

    冷慕洵闭上了眼睛,突然间就是这么的相信晚秋,相信她一定会把他送回去的。

    其实刚刚,他只是在逞能罢了。

    一天又一天,连着两天都在逞能。

    晚秋扫了一眼紧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男子,她轻声道:“睡吧,我陪着你。”

    他不想睡,可是,嗑睡虫却光顾了他的身体,让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就是从木材行到他的地盘的路上,他的梦里现出了那一夜,一个女子跳上他的车一定要他带走她……

    于是,他带走了那个女人,也带进了自己的人生,再也分割不去。

    醒来,却已是午后,女人安静的睡在他的床侧,娇美的容颜就在眼前,他的手抬起又落下,终是不忍扰了她的好眠,就那般静静的看着她,竟是那么的心疼。

    好心疼,好心疼。

    也不知看了多久,他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过。

    晚秋却醒了,是被冷慕洵的手机铃声惊醒的,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的目光落在了他床头桌上的手机上,“怎么不接?”

    “不必要了,是不是吵到你了?如果是,那我关机。”

    “没有,别关了,要是有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你,岂不是要急晕。”看看墙上的挂钟,四点了,敏秋也该下飞机了。

    “呵呵……”躺在枕头上,男人笑了,手指抚上晚秋额前的碎发,“是不是嫉妒了?”

    “才没有。”她垂首,有种被他看穿的感觉,就算是知道,他也不要这么露骨的问出来呀,冷慕洵,他真的好坏,绝版的坏男人。

    “还说没有,你瞧,你都不敢看着我了。”

    “哪有?”她忽而抬首,清澈的眸子就看向他,可是,脸上的红晕却密布着泄露了她的心事,让她藏也藏不住。

    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许久,然后,他轻声说道:“其实,这所有的事缘起都是因为她,她,真的不该来,我不会再见她的,这一生,永不想见她。”

    晚秋一怔,他的话语中带着满满的忧伤和受伤的感觉,这是她所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可是,这样不好吧?”

    “怎么会不好,白墨宇是因为我,你是因为白墨宇,可是,我却是为谁呢?我是为她,晚秋,我错了,这一次我真的错了,是我害了你们两个。”从醒来,他就一直在反省自己,他是真的错了,错的离谱,曾经以为的最爱,却也是最爱给了他致命的一击,若不是沙逸轩这个兄弟帮他,只怕那一劫他根本淌不过,让他至今还有些元气大伤,好在,沙逸轩并不急着让他归还那些借款,不然,冷氏只怕会因那笔钱而倒了而易了主。

    人,总是会在一念之差间犯错,可错了,却再也无法挽回,他是,那么敏秋也亦是。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那件事敏秋的所为了,她都知道,她却放任了自己来骗他,骗了他那么多的钱,如今她来了,她说要还他钱了。

    呵呵,可他已经不需要了,真的不需要了。

    打着爱的旗号来骗倒他,他错过一次就不会错过第二次,他是男人,他不会容忍自己再犯相同的错误。

    都说罂粟有毒,都说罂粟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