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0章 你在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是不是心脏病犯了,你的药在哪儿?我去给你拿。”白玲玲吓得有些慌了,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白妈妈这才回过神来,口中兀自还呢喃着:“果然是她……果然是她……”

    “妈,你说什么呢,什么果然是她?”白玲玲看看晚秋,白妈妈现在的反应就是在看了仲晚秋的背部之后才这样的,难道,妈妈的反应都是因为仲晚秋吗?也把眸光瞟向晚秋的背部,却见晚秋的背部之上有一小块胎记,红红的一点被她的白色肌肤映衬的仿如一朵梅花,绽放着妖娆,难道这胎记代表着什么吗?看多了电影和电视剧,此一刻,白玲玲开始展开她的想象力了,而晚秋也亦是。

    衣衫落下,也遮住了那朵红色的胎记,晚秋徐徐转首,“阿姨,你说我是谁?”再傻再笨她也听明白了,白妈妈一定是把她认成了某个人。

    “玲玲,快叫姐姐。”白妈妈的脸上一下子就流出了泪水,“玲玲,她是你姐姐呀。”

    “妈,我什么时候有过姐姐了,你骗我,你一定骗我,爸爸都说了,你心脏不好,一生就只生一个,如果你是生了我,那她是怎么回事?”手指着晚秋,白玲玲有太多的疑问了。

    白妈妈抹了抹眼泪,“玲玲,快认姐姐。”

    “妈,你一定要说清楚,不然,我不认的。”

    “唉……”白妈妈叹息了一声,“玲玲,这是你非逼着妈说的,妈若是说了,你不许生气哟。”

    白妈妈这一句让白玲玲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却也恨不得立刻就知道点什么,“我不生气,妈,你说,你快说。”

    白妈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是先对着晚秋道:“晚秋这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晚秋摇摇头,“我不知道,从我记事起我就叫做晚秋了。”

    “想不到你爸你妈真好,虽然改了你的姓氏,却没有改你的名字。”

    白玲玲和晚秋更加迷糊了,定定的看着白妈妈,等待她的下文。

    “你和敏秋只差了几天,生下来的时候,我和你姨妈商定,她的孩子叫敏秋,你便叫做晚秋,然而,你生下来才几天就在医院里被人偷了,偷走时还包着妈亲手做的小被子,那上面就绣着你的名字,白晚秋,妈记得你身上这胎记的,颜色和位置都一点也不错。”

    晚秋震撼了,她是被拐的孩子吗?

    她真的不知道了,可这些,她已无从问起,记忆里的那对父母早就双双身亡了,当时还有领居骂她克父克母,可现在,她真正的母亲出现了,还活得好好的,可见,她并不克父克母。

    “妈,那我是不是你亲生的?”白玲玲急了,父亲明明说过的,妈心脏不好,所以,只生了一个就再也不能生了。

    “唉,你听妈说,那时在医院里晚秋丢了,我天天哭,后来就做了病,怎么也不好,再后来,你姨妈心疼我不能再生了,便又怀了你,然后把你送给了我,就是给我一个念想吧,若不是你,妈因为思念晚秋眼睛都快哭瞎了。”

    白玲玲震惊了,“妈,你说我是姨妈的女儿?”

    “你别怪你姨妈,她是心疼我呀,也幸好有你,我才能活到今天,妈喜欢看你的小脸,就跟你姐姐小时候一模一样。”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白玲玲不住的后退着,身子抵在了墙壁上,怪不得她看晚秋象自己也象敏秋呢,原来,她们之间竟还有着这样一层血缘关系,原来,她一直以为是自己亲妈的人却是自己的姨妈,而自己的姨妈才是亲妈。

    怎生的一个乱呀,让她的头一下子仿佛要爆炸了一般痛得眼前发黑。

    “玲玲,你怎么了?”白妈妈被白玲玲的样子吓到了,站起身就要拉住她。

    “你别过来,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妈呀。”

    “玲玲,你从生下来就是妈把你带大的,你虽然不是妈亲生的,可是在妈的心里,你就是妈的亲生女儿。”

    “那她呢?”手指着晚秋,白玲玲的眼神迷乱,虽然白家不算大福大贵,可是,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离开白家的,她喜欢那个温馨的小家,爸和妈从来也不吵架的。

    “玲玲……”

    晚秋落泪了,原本在看到白妈妈的神情时她还以为是白妈妈抛弃了自己呢,可是,不是那样的,她是被人偷了被人拐走的,这又怎么能怨妈妈和爸爸呢?

    爸爸和妈妈也是受害者。

    低低的啜泣着,眼前的白妈妈也越来越模糊,一点也不真实的在眼前晃动着,让她直觉这样的一刻是梦,绝对是梦而不是真实的。

    “走开,你不是我妈,我没有妈,我真的没有妈。”白玲玲一把推开了白妈妈,想到自己亲生的妈把自己送了人,她的眼泪就是不可遏止的刷刷的流淌着,飞一样的冲出房间,她现在谁也不想见,她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的舔舐自己的伤口。

    她跑得飞快,记忆里每一次姨妈看到她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捉住她的手摸了又摸,然后还会给她买许多许多的礼物,原来,她是姨妈的女儿。

    “怦……”白玲玲撞上了一个人,好痛呀,抬头看看,“白墨宇,你凭什么挡我的路?”

    望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女子,白墨宇皱了皱眉头,紧抓着了白玲玲的手臂不放,“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用你管,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我是没人要的孩子……”白墨宇这一问,白玲玲更觉得委屈,泪水不停的流着,她是真的好伤心,刚刚才知道的一切太让人震撼了,让她一时之间无法消化。

    “玲玲,妈妈没有不要你。”白妈妈急了,冲到门前也捉住了白玲玲的另一只手臂不松开。

    “呜呜,是姨妈不要我。”

    “唉,那是妈妈做下的孽呀,难不成,她要看着妈妈天天郁结而终吗?若是没有你,妈真的活不到今天活不到今天呀。”

    白玲玲抽噎着,这才没有挣扎了,白墨宇便拖着她走进房间,拉着她坐在身旁,然后狐疑的扫向晚秋,晚秋这才将刚刚知道的一切说了一遍。

    白妈妈擦着泪,手又握住晚秋的,“听说,你有两个女儿,是不是?”

    “嗯,是的。”晚秋低头,她未婚而孕,还生下了两个孩子,有点担心白妈妈会说她。

    “孩子爸是不是冷慕洵?”白妈妈又问。

    晚秋的头垂得更低了,“是的。”

    “真是孽缘呀,这孽债你也终是替妈还了。”

    一直抽泣着不出声的白玲玲突然间出口,“妈,你说实话,是不是跟阿洵哥真正订了娃娃亲的是晚秋姐姐?”一定是的,不然白妈妈不会说出刚刚的那番话。

    “是的,只是晚秋后来不见了,妈妈就想让你嫁给阿洵。”

    “那现在好了,我不用嫁给阿洵哥了,他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是……”白玲玲想说是晚秋,可突然间想起姨妈的话,好象敏秋也喜欢阿洵哥。

    “喜欢敏秋,是吗?”晚秋的眸中泛起悲凉,原来,大家都知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这两天听说的,也许不是这样的吧。”白玲玲也理不清,也许是白妈妈从小担心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很少与敏秋一家来往,更不知道原来敏秋和冷慕洵之间曾经有过的纠隔。

    “晚秋,跟妈回家好不好?”白妈妈看着女儿,多少年未见了,这一见,她想为晚秋做很多很多事,可是一下子却不知道要怎么表达了。

    “妈,不行的,晚秋姐姐喜欢这里的工作,我也是,她不能离开这里的。”白玲玲的脑子转得特快,晚秋正与白墨宇一起戒毒呢,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离开。

    “可是你爸他……”

    “那你让我爸也来吧,就在这附近租一间房子,咱们一家四口人一起住。”

    “晚秋,真的不能跟妈妈去吗?”白妈妈还是不死心。

    晚秋摇摇头,她现在哪也不能去。

    “那好吧,我就让你爸爸也过来,要是他知道你还健在这世上,不知道有多高兴呢,玲玲,一会儿去给你爸打个电话通知他一下。”

    “行,我这就去。”白玲玲刚刚还伤心来着,可她这人就是大咧咧的,转眼就想开了,妈妈和姨妈都亲呀,哪一个对她都不赖,她想开就好了。

    白墨宇也陪着白玲玲去外面的办公室里打电话去了,会客室里就只剩下了白妈妈和晚秋,白妈妈不停的打量着晚秋,怎么也看不够,“晚秋,把孩子接来吧,妈想看看她们。”

    “可是阿洵……”她不知道冷慕洵会不会同意让她接孩子过来。

    “你是孩子亲妈,冷家不会阻止你接孩子吧,晚秋,让妈看看她们两个小家伙,妈妈真想她们呀,那可是妈妈的亲外孙女。”

    “我试试。”她的心沉沉的,都说冷慕洵是与敏秋走了,可她真的有些不相信,然而,从那一天开始,冷慕洵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晚秋试着拨打小吴的电话,原以为小吴不会接,不想这一次手机才一接通就被接起来了,“小吴,我想接诗诗和果果一起住一段时间。”冷慕洵的事她懒着问小吴了,每次都说冷慕洵是与敏秋一起离开了,她听着都没什么感觉了,可是,狐疑就是狐疑,她还是有几分不相信,这段时间她分析过了无数次,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一下子转变那真的有些不可思议。

    “行,总裁说了,你想什么时候接她们就什么时候接她们离开。”

    他连孩子也不要了吗?“小吴,他在哪儿?”

    “出国了,最近很忙,孩子们都是交给张妈来带的。”

    真心疼呀,看来,她一定要把孩子们接过来了,孩子们只有在妈妈的面前才是最幸福的,“行,后天我让白玲玲和妈妈去接孩子们,请你们一定放行。”

    “好,没有其它事了吗?”

    “没了。”

    “那我挂了。”小吴淡淡的,对她一点也没有了以往的热情,看来,冷慕洵甩了她就连小吴也不待见她了,人呀,变化就是这么的快。

    挂断了手机,晚秋转向了白妈妈,“敏秋出国了吗?”那声妈妈,她一下子不习惯竟是怎么也叫不出口。

    “应该是吧,前几天她妈妈是有跟我说过在为敏秋办理签证了。”

    呵呵,冷慕洵果然是与敏秋离开了,她先还不信,可现在由着白妈妈亲口说出敏秋要出国的事情,她真的没理由不信了,“明天你和玲玲去T市吧,后天就把诗诗和果果带回来。”如果不是她有毒瘾,她一定要去自己带回来的。

    白妈妈自然应了,开心的什么似的,那天,干脆就留在雨秋木材行,亲自下厨为晚秋煮了饭菜,满满的一桌子,一一的端上来时,只看着都是一个好吃,色香味俱全,而那其中最浓的就是妈妈的味道,她终于可以品尝到妈妈亲手煮的饭菜了。

    有妈妈的感觉真好真好。

    隔天,白妈妈就和白玲玲一起离开去接诗诗和果果了,木材行的事情已经规划的差不多了,分行的事情就交给峰子去做,他的伤也早就好了,依晴负责货源,白墨宇负责拓展业务,晚秋也不闲着,虽然没有学过会计,可是她一直都有在看书,准备考个会计证,然后替白墨宇全权打理雨秋的财务。

    这天下了班,白玲玲和白妈妈要后天才能回来,晚秋吃完了晚饭就说要去散步便离开了木材行,总是不相信呀,不相信冷慕洵会一下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物是人非,人去楼空,总是觉得那一天晚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离着还远,晚秋怔怔的站住遥望着那处冷慕洵曾经住过的地方,她站了许久许久,久到一双腿都有些麻了,蓦的,耳边传来一道陌生且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这位小姐,你好象是……是……”

    晚秋回神,迎面是一个妇人,赫然就是她以前在冷慕洵那里时厨房里的一个女帮工,“你好。”

    妇人上下的扫了她一眼,“身体还好吧?”

    “还行。”小产的事真的不算什么,现在是毒瘾折磨着她每一天。

    “唉,那么大的一个房子,人说散了一下子就散了。”妇人叹息着,“你怎么没跟着冷先生一起离开呢?”

    晚秋咬咬唇,想了一想才道:“他和敏秋离开了。”

    “敏秋?就是那个跟她妈妈一起来的还跟你长得很象的女子吗?”

    “嗯,是的。”晚秋点点头,紧盯着鞋尖。

    “不可能吧,那个敏秋小姐昏过去就被冷先生带到了顶楼的客房,等她醒了不过一个小时左右就离开了,我没见着敏秋与冷先生一起离开呀,倒是……倒是……倒是地下室里的那个女孩跟着冷先生一起离开了。”

    “你说什么?”晚秋抬首,一把揪住妇人的衣领,她没有听错吧,怎么这妇人和小吴说的根本不一样呢?

    “我……我没说什么,我说的都是真话。”晚秋突变的神情让妇人一下子吓坏了,只以为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恼了晚秋呢,她可还记得冷先生对晚秋的用心与体贴,总是吩咐小厨房为晚秋煮这个煮那个,选着的都是晚秋爱吃的,谁知道冷先生还会不会回来住呢,在冷先生那打工薪水高又轻松,所以,她是断不想得罪晚秋的。

    “你再说一遍,那天晚上阿洵是跟谁一起离开的,把你知道的真实情况告诉我就好。”晚秋灼灼的看着妇人,她太想知道事实了。

    “是真的……真的是跟地下室里的那个女孩一起离开的。”妇人急忙的说了,“你放开我,我说得可都是实话呀,没有半句慌言。”

    晚秋这才松开了手,口中低喃着,“是晓丹,原来是晓丹……”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冷慕洵带晓丹去会伍洛司了。

    而会伍洛司为着的是她,就是她呀。

    想到第二天就有的配方和辅药,晚秋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飞跑回雨秋木材行,白墨宇一定知道一切的,气喘吁吁的站在白墨宇的面前,“墨宇,你说,那天晚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因为醒来,冷慕洵就不见了,而白墨宇也来接走了她。

    白墨宇镇定的坐在办公桌后,他微微一笑,“哪天晚上?”

    “就是我戒毒的前一天晚上。”

    “没听说呀。”

    “那么,你是怎么从阿洵的手上拿到天使的微笑的配方的?还有,辅助戒毒的药你又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配方我原本就化验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又与小吴拿到的对比了一下罢了,就只差了一点点,至于药吗?当然也是根据我化验的成果才制成的了。”

    “你说谎,如果你早有办法,也不用一直没有戒毒,也不用还费尽心思的要抢来晓丹了,白墨宇,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阿洵出了什么事?”这样说着的时候,晚秋甚至在脑海里开始想象那一晚冷慕洵带着晓丹去见伍洛司时的火拼场面,那一定很激烈。

    “你听谁乱说的,这么大的事可不能不负责任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什么阿洵出了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白墨宇淡淡的,眸光中没有闪烁,仿佛真的不知道一样。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