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3章 终是忍不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为什么?”晚秋迷糊了,她什么也没有做,她一直都是乖乖的守着她的本份,甚至为了这本份还辛苦了三年,却到头来换得的就是警察的一句:你被逮捕了。

    “你自己知道为什么。”说完,女警随即拿起了手铐就铐在了晚秋的手腕上。

    那手铐的冰凉让她的身子一滞,随即淡然,该来的终究要来,那么便勇敢的去面对好了,她转首看向白妈妈,“妈,你等我,我会回来的。”

    说完,一左一右被两个女警架着,晚秋步出了房间,门外,诗诗和果果已经被白爸爸带到了孩子们自己的房间,他知道,这样的场面绝对的不能让孩子们看到,否则,会给孩子们的一生带来伤害。

    被推搡着坐进警车的时候,晚秋隔着窗子的铁栅栏看到了车外白妈妈的身影,她高声道:“妈,照顾好孩子们,妈,我会出来的,我要找他。”

    说完,警笛声响,声声刺耳,可她的心却是那么的坚定。

    也许这样更好,也许这样他就会出现了。

    她知道,他会的,一定会的。

    微笑的坐在两个女警中间,女警发现身边的女人是她们所逮捕的人中被逮捕时最从容步上警车的那一个……

    警车停下,她无声的随着女警走进审讯室。

    “姓名?”对面的警官问道。

    “仲晚秋。”

    “年龄。”

    “三十。”两个数字,说出来的时候才感慨岁月无情催人老,都说女人三十豆腐渣,她是不是老了,所以,才这么的容易感伤,那时初遇冷慕洵的时候她二十,如今,时光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

    “你是雨秋木材行的法人代表?”

    晚秋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被逮捕跟雨秋木材行有关系吗?蓦然想起与母亲在房间里说话时曾经有电话过来,难道,雨秋木材行也出了事?那一通电话就是来通知她的?

    微微的一笑,看来,她是躲也躲不过,命里该着如此便也只能如此了,此刻,她只想多保一人是一人,轻轻的点头,“是的,我是雨秋木材行的法人代表。”

    “雨秋木材行涉嫌贩毒,仲晚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交待吧。”

    她微微扬首,眸光灼灼的扫过面前的三位警察,然后从容道:“好,我认罪。”

    “仲晚秋,老实交待你们贩毒的过程还有哪些人参与了其中?”

    “没有了,就我一个人。”淡定把一切都揽在身上,她只觉得可笑,就是因为不想贩毒,所以,她才和白墨宇辛苦了三年,却不想,还是被人安上了这个罪名,这个世界其实从来都是不按牌理出牌,这个世界也从来都是不讲理的。

    “仲晚秋,你笑什么?”

    “觉得可笑就笑了,怎么,我连笑的权力也没有吗?”

    “仲晚秋,你要老实交待,你们的成员有哪些,贩毒的工具和路线是什么?”

    “我说了,就我一个人。”

    “仲晚秋,雨秋木材行仓库里那么多的毒品,难道都是你一个人放进去的?你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有那个力气吧。”

    “这有什么,箱子是盖上盖子的,木箱子从外面看上去什么也看不出来,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我请个搬运工帮我搬进去再给他搬一个箱子的钱,那你说这搬运工就是贩毒了吗?”

    她轻描淡写的话语让对面三个警察面面相觑,一下子竟是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她了,愣了一愣才道:“货是哪里来的?”

    “乌坎。”

    “哪个大毒枭的货?”

    “一个姓伍的,呵呵,怎么,你们问的这么详细是要抓他吗?”

    “这是我们的事,你只管老实交待你的问题。”

    “没了,我就这些。”

    “仲晚秋,那么多的毒品放在你们仓库里,你就不怕天网恢恢疏而不露吗?”

    “我又没卖,一点都没卖,我也没做什么孽,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三年前在乌坎,她告诉白墨宇,他们回来,他们卖木材做生意,一本万利的赚钱,因为,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白墨宇所经手的木材行的利润了,他们赚钱就当是给伍洛司卖毒品的钱,但是,那些毒品他们一点也没有动过,更不会拿去卖了,这是当时两个人一起决定的事情,也是这三年来他们一直在努力所做的事情。

    他们没有贩毒,相反的却是阻止了大批量毒品涌入境内,她真的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仲晚秋,你这样说就是说你无罪了?”

    “我是这样认为的,可是显然你们不这样认为,你们以为我是在贩毒,可你们也打听打听,从我仲晚秋的手上流出去一克毒品没有?”

    她的语气有些激昂,全为着这三年间的辛苦,起早贪黑的只为了一个承诺,到头来却换得了贩卖毒品的罪名。

    “为什么要从伍洛司的手上拿毒品,又为什么要压着他的货。”

    她淡淡一笑,“因为我要生存,我不卖,他就要杀我全家,我上有父母下有一双女儿,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因我而死吗?你们说,我能吗?”

    “伍洛司要挟你?”

    “是的,他说如果我不卖,他就要我的家人死。”

    “可我不想贩毒,于是我便拼命拼命的挣钱,再把挣来的钱给伍洛司,而我换来的就是那些无用的白粉,我不喜欢,一点也不喜欢。”

    “仲晚秋,你这是狡辩,这根本不是事实。”

    “哈哈,信不信由你,话说到这里,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累了,我要休息一下。”她身心俱疲,如今再想出国,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这公安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出得去。

    “为什么不报警?”三人中的一个女子沉声问道。

    “报了有用吗?”她揶揄的问,语气不善。

    “当然有用。”

    “那你说,你们也早知道这个大毒枭,你们抓到他了吗?如果早抓到了,我也就不用辛苦三年这么拼命的赚钱了,指望你们根本没用。”她冷声低喝,然后沉重的站起身,手上是手铐,脚上也被带了脚镣,重重的压着她的身体每走一步都是艰难。

    阿洵,他知道了吗?

    阿洵,他会不会出现呢?

    靠在单间冰冷的墙壁上,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外面怎么样了她不知道,可是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出事了。

    说完了那些她该说的话,她便再也不回答任何人的审讯了,数着时间,她进来已经一天一夜了,除了这里的警察她没有见到任何人。

    妈妈一定很不放心她吧,真怕妈妈的心脏病犯了呀。

    可是明明就在同一座城市里,此刻她却没了自由。

    什么消息也没有。

    一室的幽暗,她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一口东西喝一口水了,这样的绝食就象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只是疲惫却在每天夜里过早的袭击了她,让她不由自主的睡下,却又总是被惊醒,可醒来,周遭还是一如既往的空落落的,这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也没有了。

    第四天,那是她最不喜欢的数字四,那个字的谐音是每个人都会怕的劫数。

    天亮了没多久,没有玻璃只有铁栅栏的窗子飘进了清新的空气,她怔怔的透过一角望着窗外的远天,这个时候诗诗和果果正在上学的路上吧,她们一定已经知道妈妈不见了,这时候的她们有没有哭呢?

    真的好担心呀。

    门,便在这时响起了开门声,她下意识的抬首望去,女警冷冰冰的站在那里,“仲晚秋,出来。”

    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几天没吃饭了,半步也不想走,于是,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仲晚秋,让你出来,听见没有?”

    晚秋有气无力的道:“做什么去?”案子还没审,她也就只说了那些,这些人要干什么呢?

    “有人来看你。”

    “谁?”

    “去了就知道了。”

    “不去。”谁知道是哪个阿猫阿狗,万一要是敏敏或者是靳若雪呢,那她不是晦气了,不去,绝对的不去,因为这几天她不是闲着的啥也没想,而是想了很多很多,她觉得那些货被告了一定与敏敏或者靳若雪脱不了干系,就是那两个女人一直恨她入骨。

    “去不去随你,可若是不去,你不要后悔。”那女警说着就势的就要关门然后离开。

    蓦的,晚秋的脑海里闪过冷慕洵的面容。

    三年了,他离开她三年了。

    难道是他按照约定来见她了?

    一瞬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人也一下子有了精神,扶着床沿站起来,“是男的是女的?”她问,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女警,似乎是要从她的脸上寻找到什么蛛丝蚂迹来。

    “我不知道,是有人通知我来带人的,都说了,你见了就知道了。”

    只再略略的犹疑了一下,晚秋便下定决心的道:“好,我跟你去。”

    脚镣的声音响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每走一步那声音都是煎熬,第四天了,终于有人被准许来看她了,阿洵,一定要是你呀。

    越是接近会见室她的心跳便愈发的跳得厉害,那怦怦而响的感觉让她的思念一下子疯涨,她是真的很想他。

    引路的女警停了下来,然后推开了那道门,向她道:“记住,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墙上有挂钟。”

    她点点头,便抬步就要跨过那道门槛,脚步越来越沉重,可是眸光却是不迟疑的扫向室内。

    幽暗的会见室内,一个人影背对着她而坐,以为是他,却不想根本不是,她失望极了,转身就要离开,她谁也不想见。

    “晚秋,我是千晴呀,千晴你也不见吗?”

    那声千晴让她顿足而立,“你来见我做什么?”害她空欢喜了一场,害她以为是冷慕洵来看她了。

    “你不想出去?”千晴走到她面前低声问道。

    “不想。”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要不是冷慕洵前来,她就不想出去,她甚至感谢这里的人把她关押了起来,瞧瞧,他虽然没有亲自来,可是娄千晴就代表是他的人的,娄千晴可是他发小的女人,虽然,她现在也不确定娄千晴与沙逸轩的关系是不是还是好着的。

    “孩子也不管了?”

    “是。”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想办法送诗诗和果果出国,反正她们在哪儿也见不到妈咪,还不如从小就送去国外历练历练。”

    “娄千晴,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呀?你瞧瞧那两个孩子,没爹疼也没妈疼,天天哭,哭得眼睛都要瞎了。”

    “娄千晴,你说什么?”

    “我说诗诗和果果呀,你不是不管吗,那就不要听,我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千晴,她们真的天天哭吗?”

    娄千晴看着她真急了,这才“扑哧”一笑,“仲晚秋,我骗你的,诗诗和果果好着呢,我说我要来看你,她们还送了小礼物让我带给你呢。”

    “在哪儿?”她的眼神发亮,是那么的期待诗诗和果果的礼物。

    “给你看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好好吃饭,你放心,过几天你就能出去了。”

    “真的?”

    “真的。”

    她却急了,“我不要出去。”

    “仲晚秋,你是不是发烧了,你是不是在说胡话,正常人没人有喜欢这地儿的,你怎么居然不想出去?”

    “我说不要就不要。”

    娄千晴摸上了她的额头,“是不是因为他?”

    “他,在哪儿?”

    眼看着自己一提起冷慕洵晚秋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娄千晴的心便已了然,“他说了,他答应你的事情从来也没有忘记过。”

    “你的意思是说他这几天会来看我?”

    “这个,逸轩没说,我也不确定,不过,这也是那哥两个做事的一贯风格,若是他们不想说,你就算是拿枪逼着他们也不会说,可若是一切到了该说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也绝不会隐瞒,你放心,一有冷慕洵的消息我就进来通知你一声,只是,你要好好吃饭,你不为你自己,也要为诗诗和果果,你瞧,这是她们让我带给你的画。”

    晚秋伸手接过,是两幅画,一幅的签名是诗诗,一幅是果果,两个人各画了一张全家福,全家福里七个人紧靠在一起,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有爸爸妈妈,有白玲玲,剩下的就是他们一家四口。

    她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竟是那么的想念孩子们,还有妈妈和爸爸,“千晴,我妈好吗?”

    “好什么好,原本她还挺正常的,后来听说你在这局子里不吃不喝,第一天她还受得了,第二天就蔫了,第三天干脆就心脏病发作了。”

    晚秋的眼泪愈发的汹涌了,“我错了,今天我一定吃饭。”怎么忍心让妈妈替她担心呢,原来,她在牢里好不好妈妈都知道,那么,她就一定要好起来。

    隔着泪雾看着千晴,“千晴,你瘦了。”

    千晴自嘲的一笑,“我们分了,这次是彻底的分了。”

    怎么会这样,晚秋的心一跳,“千晴,你一定是胡说,逸轩那人不会的。”

    “他都要结婚了。”

    “那是好事呀。”晚秋一时没有听明白,神思还在太虚飘游中。

    “呵呵,新娘不是我。”千晴末了又加了一句,让晚秋的心一震,两个人一起伤感起来。

    “千晴,既是分了,他又怎么找你来劝我呢?”

    “这有什么,他找别人还不如找我,别人哪有我跟你熟呀,你说是不是?”

    晚秋了然,千晴这话倒是不错,“千晴,别往牛角尖里钻,你还小。”

    “不小了,别人象我个年龄的时候孩子都满地跑了,我的孩子,这辈子恐怕也难有了。”

    “千晴,别说那么晦气的话,想要时自然就有了。”

    “得,我也不说了,原来是进来要劝你吃饭的,现在倒是换你来劝我了,晚秋,女人要对自己好些,别亏待了自己,逸轩说不出五天你就会被放出去的。

    她却一点也不关心出不出去的事情,而是一门心思的想着冷慕洵,“我只想见他。”

    “唉,真提孽缘,罢了,自己天天给自己多祈祷吧,我自己都顾不了我自己,真的帮不了你什么,不过晚秋,你别管我是不是跟沙逸轩分了,那两个男人是发小,那咱们两个就是姐妹,永远不变的姐妹。”手握住了她的,紧紧的,给她以力量。

    “千晴……”她心里感动着,千晴多好呀,一心只为她。

    “别叫得那么伤感,仲晚秋,我可还活着呢,而且活得很滋润,我才不会象你那么傻,男人那玩意我想要便要,不想要直接就甩了,结了婚又有什么,直接离婚就是了。”

    “他同意?”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