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 大结局(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是一张变了形的脸,眼睛,鼻子,还有嘴巴全都变了形,而她脸上的肌肤更是惊人,那是晚秋无法形容的一张脸,瞬间看到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下意识的后退,然后捂住了胸口。

    “哈哈……果然是丑到极致,果然是让人厌恶到极致,仲晚秋,你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张脸,是不是?”

    抚了抚胸口,晚秋这才平定了一颗心,凭声音她也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是谁了,“宁阿姨,不是,我没有。”她试着向前走,宁紫瑜是冷慕洵的母亲,且不管她与冷慕洵的这层关系,就算是平时遇到这样被毁容的人她也不会露出鄙夷的,之所以刚刚吓了一跳是实在没有想到门一开会是这样的一张脸乍然眼前。

    “真的没有吗?”

    “没有。”晚秋又是向前移了移,与宁紫瑜面对面的站着,她看着宁紫瑜的眼睛,突然间就理解了她语气中曾经表现出来的那种恨,“宁阿姨,你是不是认为你脸上的这疤痕是我妈妈弄的?”她加重了‘认为’这两个字的口气,因为,她是绝对不相信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来的,这应该是泼了浓硫酸的后果,而且显然是没有经过好好的医治才造成现在的这张主人无法形容的一张脸。

    “哈哈,仲晚秋,你这是替你妈承认了,是不是?”

    “没有,不是我妈。”晚秋不慌不忙,反正妈妈一会儿就到,到时候,她要让妈妈与宁紫瑜当场对证,到时是不是也就自然见分晓了。

    “就是她,那天就是她约我出去的,然后泼了我一脸的硫酸,甚至还把我送到无人的荒郊野外让我等死,幸亏我姐姐及时的发现了我也救下了我,不然,我这条命早就不保了……”宁紫瑜还在诉说着,说着时竟是无比的气愤。

    房间里原本的小提琴声也已嘎然而止,窗前的一把椅子上冷慕洵静静而坐,由头至尾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他没有插一句嘴,妈妈恨白妈妈,这个,他早就知道。

    看到妈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妈妈,妈妈拒看镜子,更不许人近距离的接触她,除了一个佣人以外,这里的人都是远远的避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得她脾气大作,大家不得安静。

    晚秋的目光微微的落在冷慕洵的身上,他不说话,那她也不打扰他,轻轻的一笑,他虽然看不见她,她却想从骨子里给他一份轻松的感觉,“宁阿姨,我问你,你刚刚是不是说你之所以认定了当年你脸上的硫酸是我妈妈泼的完全是因为是你到了我妈妈与你约定的地方才发生这样的事的?”

    “仲晚秋,你这是什么意思?当年你妈妈约我的事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人才一到就被泼了硫酸,不是她又是谁?”

    “那宁阿姨的意思就是你只是猜测的而没有亲眼看见我妈妈了,是不是?”

    宁紫瑜一怔,“仲晚秋,你这是狡辩,就是你妈妈,就是她。”

    晚秋冲着愤怒高涨的宁紫瑜笑了笑,“阿姨,就为了这个,所以,你就阻止阿洵与我交往,对不对?”

    “是的,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娶那个女人的女儿,绝不,都是她,若不是她阿洵他爸也不会……”宁紫瑜一提到冷慕洵的父亲居然就落了泪。

    晚秋抬头,手指轻轻落在了宁紫瑜的脸上,她擦着宁紫瑜眼角的泪,手的动作还有面上的表情是那么的自然而没有任何的造作,当她的指尖落在宁比瑜脸上的时候,宁紫瑜一怔,正要推开晚秋的手时,晚秋的手指带给她的温柔的触觉却让她身子一颤,为什么面前这个女孩对她表现出来的不是厌恶而是一份温柔呢?

    指尖擦着她的泪,一滴又一滴,那种温柔是许多年以来都没有人给过她的,她甚至忘记了这种感觉,真美。

    “阿姨,告诉我那天是哪一天,你瞧,我爸爸也来了,如果妈妈那天不在他身边,如果他还能确定能记起来什么,那么,阿姨是不是可以再重新回忆一下当时那天发生的所有呢?”

    “七月三十一。”却不想她才一问出来答案就有了,可是回答她的却不是宁紫瑜,而是冷慕洵。

    晚秋一笑,猛然想起昨天他在她耳边说过的那句话:你是你,你妈是你妈。

    心底泛起甜蜜,她转首看向父亲,“爸爸,你记得那一天吗?”

    白爸爸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此刻,当晚秋满怀期待的看着他时,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他轻声道:“紫瑜,那天是晚秋的生日,她妈妈哪也没去,闷在家里哭了一天。”

    “你,你胡说。”宁紫瑜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白爸爸。

    “紫瑜,你计算一下好了,那天不是晚秋的阳历生日,是她的阴历生日,我们老家都是过阴历的生日的。”

    “阿洵,你快算一算。”宁紫瑜也想要知道了。

    “妈,白叔叔说得没错,那天的确是晚秋的阴历生日。”

    “不可能的,明明是她约了我的,我记得很清楚,她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晚秋追问,想要知道更多,这样,才能为妈妈洗冤。

    “她说阿洵爸爸也会来的,所以……”宁紫瑜说着,又哭了起来。

    “可是那天我并没有去,我只是通知了他,说我在那里,请他过去。”身后,突的传来白妈妈的声音,全都是笃定。

    “你骗我,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的。”

    “那天,我把写好的通知他的信交给了你姐姐宁紫苏,不信你可以问她有没有收到过我的那封信?”

    宁紫瑜倏的冲向一旁的固定电话,她打给了宁紫苏,劈头就问了过去,“姐,当年你救我那天她有没有给过你一封信?”

    电话的彼端是沉默,虽然只有两秒钟左右的时间就让宁紫瑜怀疑了,“姐,是不是有这封信?是不是你没有交给他?”

    “哈哈,紫瑜,你终于聪明了一回,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怕告诉你,是我,什么都是我,我就是见不得你嫁给了他,更见不得他对那女人动心,紫瑜,他明明是我的,你却从我的手上抢走了他,紫瑜,那是你应得的报应,哈哈,我就是要让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中,果然,我做到了……”

    宁紫瑜已经听不到宁紫苏后面还说了什么了,手中的电话“嘭”的落下,垂落在桌子的边沿上清脆的一声响,那响声震得她心口都是痛,她一直以为当年是姐姐救了她,却不曾想,原来一切都是因为姐姐。

    她出嫁时,姐姐是她的伴娘,她生下冷慕洵的时候,姐姐是第一个坐到她身边照顾她的人,她还记得姐姐抱起冷慕洵时脸上挂着的微笑。

    原来,那一些都是表象,那根本不是姐姐真心的反应。

    原来,姐姐一直恨她。

    而这么些年,她始终都活在自己的自以为是中,她以为是她,却不想根本不是她。

    “阿洵……阿洵……”宁紫瑜的身子开始摇摇晃晃,这突然间知道的一切让她一下子怎么也无法立刻消化了。

    她不相信,她认定了二十几年的事实此刻全都被推翻,这怎么可能呢?

    宁紫苏的面容再次在眼前滑过,那时,他是她名义上的姐夫,只是,他还没有与姐姐成婚。

    姐姐很美,她觉得姐姐是这世上最漂亮最美丽的女人了,可是,就在他要与姐姐谈婚论嫁的时候她出现了,然后那个男人对她说‘他喜欢她,他真正想要娶的是她而不是姐姐’。

    她吓坏了,她一把推开他,他一直都是她心里的姐夫呀,她真的不可以的,可是,一叠照片却放在了她的面前,那是姐姐和另一个男人的照片,那些照片证明姐姐与另外一个男人有染,她看了,不由得有些心疼他,那晚上,他吻了她。

    他早就是她心目中的偶像,心底里那种朦朦胧胧的爱恋突然间的就被他激发了起来,于是,她觉得自己好象爱上了他,却怎么也不敢答应他的求婚,直到那一天她发现她怀了他的孩子,这才随他一起找到姐姐摊了牌。

    姐姐很震惊,伴着的还有镇静,最终,姐姐拉着她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看了看她的肚子道:“好吧,我成全你们,不过,有一天你若是后悔了你别怨我。”

    后来,她才知道他是一个很博爱的人,就好象是天`龙八`部里段王爷,他爱他想爱的每一个女人,很爱很爱,却也是把爱分给了许多个女人,而晚秋妈妈就是其中的一个女人,只是她后来觉悟了嫁给了白爸爸。

    蓦然回想起那一天姐姐冷冷扫过她肚子时的表情,也许那一天姐姐就开始了她的报复计划,她一直以为是姐姐救了她,却不想竟然是姐姐派人泼了她一脸的硫酸,此刻回想起那让她痛苦的一天,她颓然的坐倒在地毯上,无声的啜泣中是痛悔也是忧伤。

    “阿洵,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妈累了,妈想去休息一下。”她呆呆的看着地板上白妈妈的影子怔怔然的说道,竟不想自己恨了那么些年的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而自己感激了许多年的姐姐才是所有事情的罪魁祸首,她是真的错了,错的离谱。

    “妈,我扶你去房间。”冷慕洵起身,准确无误的走到宁紫瑜的身边,然后扶起坐在地上的妈妈。

    宁紫瑜的手却一挥,也挥掉了他的手,“你走开,我自己回去就好,我自己回去就好……”她喃喃自语着,神情有些恍惚。

    白妈妈沉静一笑,然后对冷慕洵道:“让我陪着她好了,这么些年了,我一直以为她死了,却不想她还活着,我们老姐妹两个能再见面真的实属不易,我有好多的体已话要跟她说。”她说的无怨无悔,仿佛宁紫瑜一直都没有恨过她,仿佛她们是最好的姐妹一样。

    “你……”

    宁紫瑜看着走过来的白妈妈,怔住了。

    “走吧,紫瑜……”两具身形,背影有着同样的苍老,相携而一起步出了这个琴房,晚秋满眼是泪,想着冷慕光说过的‘你是你,你妈是你妈’她还是很激动,“阿洵,谢谢你,谢谢你的信任。”

    他在黑暗中朝她走来,缓缓的执起了她的手放在了唇边吮上了她的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宛然忘记了这门前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那就是白爸爸。

    “阿洵……”晚秋娇羞一唤,不好意思的就要挣开他的手,他却稳稳抓着,然后坦诚道:“之前我眼睛看不见,妈又不许我见你,如今,妈对你妈的误会都解除了,我想,我们之间再也没有障碍了,是不是,晚秋?”说着,他俯身就要吻上她。

    “哎呀,爸爸他还……”晚秋的脸上酡红一片,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是吻还是没有任何迟疑的落了下来,他在吻中轻声絮语,“你爸早就走了,随着你妈走了。”

    她的余光一瞟,这才发现爸爸果然没有站在原来的位置上,“冷慕洵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看不见,所以,我的耳朵就隔外的灵敏了。”

    他吻着她的唇,就在温暖的阳光下拥她入怀,久久,不曾松开。

    那怀抱是那么的暖,让她安然。

    “阿洵,你是怎么找到妈妈的?”良久,他抱她坐在她的怀里,一起享受这份难得的静谧的氛围,再不问,她的心快被她的好奇心给撑破了。

    “那天,敏秋昏倒的那天,她醒来就什么都告诉我了。”

    她诧异的抬首,“一直以为你妈妈是宁紫苏,如今又出现了你真正的母亲,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说,这回,不许再隐瞒了,还有,敏秋是怎么知道的?”

    “妈妈一直被安顿在乡下的一个小村子里,她想回来,可她又怕见人,她那样的面容让她根本连被人看见都没有勇气,她自卑极了,我一直以为我亲生的妈妈是宁紫苏,甚至还奇怪为什么都是一样的儿子她待我和风少扬就是两个极端呢,在敏秋告诉我我还有另一个妈妈而且还活着的时候,我才一下子明白了所有,原来原因是这般。”

    吞咽了一口口水,冷慕洵续道:“知道敏秋当年为什么出面替风家借那笔钱吗?”

    她静静看他,心底里已经猜了个大概,“你说。”

    “是我妈妈,宁紫苏恨我也恨我妈妈,因为,在她嫁给了我爸爸不久,我爸爸就过世了,爸爸是郁郁而终,这一点爷爷也曾告诉过我,现在,爸爸到底是因为谁才郁郁而终我已无从去查证,但是绝对不是因为宁紫苏,所以,她更恨我和妈妈了,她恨不得抢走我手上的所有,她看不得我好,于是,她设了一个圈套告诉敏秋说如果她借不来钱,她就会杀了我妈妈,而且,不许敏秋告诉我,如此,便发生了后面的事情,冷氏差点易主,而我也差一点挺不过那道关坎,不过也因此把你和白墨宇卷了进来,晚秋,对不起。”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脸,细细的抚摸着,“好象瘦了。”

    她的头更紧的依偎在他的怀里,“那天,敏秋就告诉了你你妈妈的事情?”

    “是的,我当时很震惊,也才明白自己是误会了敏秋,她是为了我妈妈,更也是为了我呀。”

    手指一点他的鼻子,“那你怎么没跟她在一起?你不是一直喜欢她吗?”

    他的大手一下子捉住她的,然后放入口中轻轻的吮着她的手指,那样子就象是一个大男孩,“不一样的,从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