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奇怪的动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穷乡僻壤陋习多,在我老家,母鸡刚生下来的蛋如果上面有两个小小红点,这个蛋就不能捡,老人说是狐仙看上的,放回鸡窝过一会儿就会不见。还有些单身汉说得活灵活现,半夜醒来有一个美女躺在旁边,与之欢好,情节露骨,让人听了面红耳热。还有传说,月圆之夜狐狸精会在高处对月叩拜,看到的人会倒大霉等等。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鸡蛋,盼了很久也没有美女半夜跑到我床上,不过有一次我在朋友家喝酒半夜出来,真的看到一个黑影在旧屋顶上,人立而起对着圆月作揖。但等我揉了揉醉眼再看,什么都没有了,事实上我什么都没看清楚,所以没当一回事。

    几个月后我回老家过年,那天已经是农历十二月廿七,人们都在忙着准备过年,蒸年糕,做白粿,杀猪宰羊,一片热闹气氛。外出打工回来,爸妈把我当客人一样,什么都不让我干,我东看看西瞅瞅,感觉无聊之极,于是约了个哥们一起去打鸟。

    刚出门,我哥们接到电话,有事走了,把一杆崭新的猎枪交给我,外加五颗子弹。鸟铳我玩过好几次了,装子弹的枪还是第一次拿在手上,扛着猎枪招遥过市,感觉自己高大英武了很多,雄纠纠气昂昂,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慨。

    可能是我的杀气太重把鸟吓跑了,平时经常看到八哥、长尾雀之类,这会儿连只麻雀也看不到。走着走着,来到了村口的小庙前。

    这个小庙又破又旧,里面幽暗阴森,平时里面没人,胆小的孩子白天都不敢进去玩,但逢年过节时却有很多中老年人来烧香。今天里面就有不少人,青烟袅袅,鞭炮阵阵。

    庙外有一棵大树,两个人都合抱不过来,枝繁叶茂,亭亭如盖。树上挂了许多小弓箭、小纸人、黄布条,树脚下插满了香头。据说这棵树是“神树”,很灵验,小孩发烧、夜里哭闹之类,到这里拜一拜,烧点纸钱挂个弓箭什么的病就好了。听老人说,二十年前村里有一个很厉害的阴阳先生叫周振岳,就是因为得罪了这棵神树,撞死在树上,一家人疯的疯死的死,一个都没留下,从那之后就更没人敢动这棵树一片树叶。小时候我也信,多读了几年书我就不信了,这些全是封建迷信。

    我端着枪,眼光在大树上瞄来瞄去,突然看到离地约七八米的一个树洞里钻出了一个东西。它的速度很快,而且有些树叶挡着,一晃眼之际我没看清是什么,只能肯定是黑色的,块头挺大。

    我正愁没有目标,心痒难当,估摸着它还躲在树叶丛中,于是对准那丛树叶开了一枪。“呯”的一声响亮,树叶抖动洒落,接着一团漆黑的东西掉了下来,落在地上不停蹬腿抽搐。

    这都能打中,真是人品大爆发了!我大喜过望,急忙跑过去看。猛一看像是一只大黑猫,可是后面有一条毛耸蓬松的长尾巴,比猫尾巴要长得多大得多。爪子也比猫爪更长。再看它的头,嘴巴较尖,三分像猫七分倒像是狐狸,可是狐狸有黑色的么?

    子弹刚好打中它的脖子,豁出一个大洞,几乎把整个脖子打烂,鲜血喷涌。它还没有死透,眼睛碧绿如宝石,中间有一点金黄,死死地盯着我。我看着它的眼睛时,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心里说不清是愤怒、怨恨还是绝望无助,似乎中枪的是我自己。

    这种异样的感觉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我很快被收获猎物的兴奋所代替,抓住了它的尾巴提起来细看。它通体漆黑没有一根杂毛,黑得油光闪亮,手摸上去如丝绸般柔软顺滑,不说别的,单是这张皮剥下来晾干,拿到城里也能卖不少钱。

    来回看了几遍,我还是无法确定是什么动物,嘴和尾巴像狐狸,其他地方像猫,而狐狸和猫都没有这么好的皮毛,莫非是一种罕见的黑貂?这时庙里面有不少老人、小孩和妇女跑出来看,还有几个在旁边摘菜的村民听到枪声也围过来看热闹,我倒提着猎物有些得意地向他们展示:“这是什么东西,你们谁见过?”

    众人尽皆摇头,啧啧称奇,有的说是野猫,有的说是黑狐狸。当中有一个白胡子老头,八九十岁了,是以前村里教私塾的先生,饱读诗书,见多识广,大家都尊称他为“八斗公”,也就是才高八斗的意思。但就连他也大摇其头,说一辈子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有一个小屁孩突然说:“张立成你完蛋了,这肯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们老师说打死了要坐牢的!”

    我怒瞪了他一眼,把猎枪横过来,吓得他赶紧躲到别人后面。有一个我该称为姨婆的老妇女看了看我的猎枪,再看看地上的血和树叶,紧张地问:“伢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