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棺材上的新娘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时候总喜欢跑到别人家参加葬礼,因为能吃到很多好吃的,最重要的是有时候能看到死人。

    我和村里几个胆子大的孩子看谁家的死人要装棺材了,总要从墙头爬上去看两眼。死人都是化过妆的,而且都是老头老太太,那时候正是十四五岁年纪,年轻火盛,夜闯坟圈子的事情没少干,所以并不怎么害怕,反而很是好奇。

    后来有一次偷偷看村里崔神棍的老爹下葬,被他们发现,一家人把我逮住狠狠打了一顿,那一次差点送命。我妈爸几次去镇子上告状都无功而返,听说人家镇政府上有人,这口恶气只能自己咽下了。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干这种事情了,直到我十八岁那年高中毕业落榜,回家种地,有一次跟着我爸到隔壁村子收枸杞,正好碰上一户人家过世。

    这家人没有办什么隆重葬礼,也没有看到穿着孝衣的人进进出出,搞得非常简单,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趁着我爸在对面跟果农讲价钱,我心痒难耐,偷偷溜到墙根后面,从一堆麦秆上踩着扒上了墙头,准备看看死者究竟是什么人。

    院子里面静悄悄的几乎没有人,当庭放着一口五颜六色的棺材,到处都挂着白布,门口贴着白纸对联:“一病辞尘离故土,全家落泪苦亲人。”

    我一看这家的人应该是得病死的,否则就应该是“两行热泪悼慈父”之类的对子了。

    就在我觉得无趣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窗户里面的情况。

    这时候正是早上,太阳还没升起来,屋里面的大部分陈设都看的清清楚楚,在堂屋停放尸体的地方,居然挂着红色幕帐!

    我们这边有人去世都是在堂屋挂黑色幕帐,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奠”字,用来遮挡尸体,这家为什么用红色?我仔细看了看红色幕帐后面的床铺,发现上面躺着的尸体也穿着大红色喜服。

    啥玩意?我更加好奇,往边上挪了挪,终于看清了尸体全貌。她胸前高高耸起,应该是个女人无疑,虽然看不清长相,但皮肤倒是很白,露在外面的手也纤细欣长,很是好看。

    我一心想看清楚这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因为只看侧脸发现她似乎是个大美人。于是我伸着脖子,准备一睹全貌,突然发现那具尸体脑袋一扭,朝我看了过来,她惨白的脸双眼紧闭,面向我露出了一个笑容。

    当时是夏天,早上八九点的正是艳阳高照的时候,我却感觉浑身冰冷,脊背发寒,直接从墙头掉了下去。

    我脑子面全部都是刚才的诡异景象,只吓得两腿发软,连滚带爬的跑到对面果农家里面。我爸正在和果农装枸杞,两个人有说有笑,狂跳的心这才逐渐缓和下来,听到他们说起对面死人的事情,我立即侧耳倾听。

    原来对面死的是个黄花大闺女,她父母先后横死,十八岁那年彻底成了孤儿。上完大学后回到村子里面搞果树种植,结果今天清晨被人发现死在桌子上,镇上法医过来检查了说是劳累过度,导致猝死。

    至于为什么这家人会全部横死就不得而知了,我本来想问为什么他家死人会穿着喜服,转念一想,要是我问出来,不就代表我去那里偷看过了?到时我爸一定会骂我一顿,所以也就没敢说。

    整个早上我就坐在我爸的三轮车上,在村子里到处收枸杞。

    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我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正打算跟着老爹回家,却听到后面传来吹吹打打、哭哭啼啼的声音,就知道肯定是下葬队伍过来了。

    我爸赶紧把车停到边上给人家让路,毕竟死人的路谁敢挡啊。

    一群披麻戴孝的人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后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