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8章 放不下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冷慕洵瞟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道:“这世上,经历过的,便再也不会有如果。”所以,她注定了要与他相识,然后,走到今天。

    她一怔,拿着他吃残了的空碗便去替他盛粥了,一路上,耳边却一直一直飘着他的那句话。

    她终于想开了,这世上,真的是没有如果。

    走过的时光,也再不会倒回。

    那天晚上,小吴来消息了,敏秋脱离了危险,而冷慕洵并没有出离他的房间一步,显然,他是在养伤,他的伤,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一清早醒来,晚秋还是睡在他的床上,不管她睡着前是躺在哪里的,醒来的时候总是在他的身旁,他的手还握着她的手,即使是睡着了也不曾分开。

    悄悄的抽出手来,她的心底有些无措,目光移到窗前,天真的已经亮透了,她想起即将就要发作的天使的微笑,心里突的一片忐忑,他这里,应该没有那东西吧。

    怔怔的看着窗外的朝霞时,男声却低低传来,“桌子上的袋子里,已经拿过来了,再给你用三天,过了三天,我会把那东西给你断了,到时候,别恨我。”

    她转首,床头桌上果然有一个小袋子,拎着就进了洗手间,只三天,过了三天他就有办法了吗?

    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做,可此刻,她全然的相信他,戒了吧,她也想的,只是,她真的有些质疑自己有没有那个毅力,那东西真的就是一种盅,上了瘾就很难很难戒了的。

    急急的用了,三天,真的就只有三天了吗?

    突然间就心里空落落的,再不用这个东西她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反应,从洗手间里出来,房间里的一切照旧,可她的心却有些乱了,她真的可以戒了吗?她开始不相信自己了。

    一整天,她都是犹疑在天使的微笑里,而他则是不停的打着电话,也不问他打给谁,也不听他都说了什么,

    到了晚上,要吃晚饭了,她以为佣人还是端到他的房间来吃,他却突然道:“扶我去餐厅。”

    “啊?”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扶我去餐厅。”他扬高声音重复着。

    她什么也没说,扶着他就去了餐厅,餐桌前,却早就坐了一人,望过去才发现是晓丹,晓丹看到她,轻轻点头,脸上是恬静的笑容,仿佛伍洛司带给她的伤害已经淡去了一样,可晚秋明白,有些痛,是会深植于心底,怎么也不会悄去的。

    “晚秋,好久不见。”

    她微笑,也才两天不见而已,却真的恍若隔世,这两天,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

    两个人一一坐在晓丹的对面,冷慕洵便吩咐佣人上菜,一道道的菜端上来,他始终也没有与晓丹说什么,可晚秋却已经隐隐的猜到了晓凡的出现所为何来。

    早先白墨宇想要从他的手上夺过晓丹就是为了要挟伍洛司把天使的微笑的配方给她,那么现在,冷慕洵也必是这样的意思了,这是一个捷径。

    她突的不忍,犹记得那天她来见晓丹的时候,晓丹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伍洛司的,可现在,只怕就要由不得她了。

    闷闷的吃着饭,却难以下咽了,晓丹倒是磊落大方,吃好了,放下筷子便步向了客厅的茶几前,“冷先生,晚秋姐姐,我去客厅等你们,到时候,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聪明如她,已经猜到了冷慕洵请她吃饭一定是有事情要相谈的。

    晚秋已经吃不下,悠悠的放下筷子,手扯了扯冷慕洵的衣角,“可不可以不要伤害晓丹。”已经受过一次伤的女孩,如今,又要被人利用吗?

    她突的有些悲凉,女人在男人的眼中究竟算作什么呢?

    似乎,什么也不是。

    冷慕洵继续喝着碗中的汤,“汤很好,你多喝些补补身体。”他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却是指着她面前的汤说道。

    “我不想喝,阿洵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利用晓丹?”她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要望进他的内心深处。

    “呵呵,算是吧,不过,也不尽然,我是想帮帮她。”

    “帮什么?把她送还给伍洛司?冷慕洵,你这是把羊送到虎口边,你这是要害她而不是帮她。”她有些激动了,因为同是女人,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就是要相帮着女人。

    即使冷慕洵是为了她,她也不愿意,用晓丹的快乐和自由换来的东西,她真的不想要,也会不开心。

    冷慕洵轻轻的笑,一点也不因为她语气中的凌厉而气恼,“你知道吗?其实那天在乌康里的人中也有伍洛司的心腹的,不然,就凭你和晓丹,你们早就死过一百次了。”

    她心一跳,突的想起那天那个阻止乌康的人对她们动手的男人,后来那男人死得很惨,一瞬间她竟是有些明白了,“伍洛司,他喜欢她?”虽然问着,可是,她语气中却满满的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呢?

    她与晓丹可是他放任着被乌康的人带走的。

    想想那晚,就象是一场恶梦一样让她恶寒,也更加的心疼晓丹了,她的伤她后来也没有过问,也不知有没有留下什么疤痕,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吧,一颗心被伤了,就再难修复到如初了。

    “是的,所以,我这样做是在帮他和她,都说劝人是劝和不劝离,晚秋,其实晓丹在我这里也不快乐。”

    “那如果伍洛司并不喜欢她呢?”她还是不放心,怎么也不肯将晓丹当成一只饵诱来伍洛司。

    冷慕洵轻拍她的背,“放心,一会儿我就去征询晓丹的意见,如果她不愿意,我不会勉强她的。”

    似乎,他真的是为着晓丹着想一样,她还能说什么,闷闷的随在他的身后走到客厅,冷慕洵坐在了主位上,而她则是坐在了晓丹的身旁,轻轻拾起晓丹小巧的手放在掌心里,竟是有些冰凉,可这里的天气是这么的热,即使是开着空调也有种闷热的感觉,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只是突觉若真的是把晓丹交给了伍洛司便是对不住了晓丹一样。

    冷慕洵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点燃了一根烟,淡淡的吸了一口,他的对面,等了许久的晓丹却先于他开口了,“他来了,是不是?”

    冷慕洵微微一笑,只要她开口,这随后的也就简单了,“不,他人没来,不过,电话倒是天天有。”这里是他的地盘,伍洛司就算是再有能耐,也得掂量掂量他能不能与他抗衡吧。

    在乌坎,那或者是伍洛司的天下,可离开了乌坎到了中国境内,伍洛司又怎么可能与他对抗呢。

    就那批军火就证明了他的实力,他可以送给伍洛司,亦也可以炸的干净,不给伍洛司留下一点。

    冷慕洵说了很多很多,晚秋只以为晓丹不会答应,然而,晓丹很快就答应了,而她甚至不知道冷慕洵是为了她身体里的天使的微笑,如果知道了,只怕就更要答应了。

    一物降一物,却不知是谁要降了谁。

    伍洛司,会来吗?

    她不知道,但她相信冷慕洵,相信晓丹。

    一天.

    两天。

    第三天的一大早,晚秋还睡得沉呢,鼻子上却一痒,让她潜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捉住那搔着她鼻尖的毛掸子上的毛,可才一伸手,那毛就被撤走了,“冷慕洵,你坏……”她的眼睛还没睁开,就已经猜到是他了。

    正笑着想要看清楚他的时候,额头突的被印下一吻,“懒丫头,起床了。”

    那一吻轻如鸿毛,眨眼间移开,却留下了淡淡的湿意,惹她一慌,“怎么这么早?”她还是在他的床上,只这一天他醒得比她早。

    “早餐都好了,所以,你要起床趁热吃了。”

    她吸吸鼻子,满鼻间的米香,香糯的米粥,小青菜,逐一的端到她的面前,让她开始怀疑这一天的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他居然连这样的小事也要为她安排好。

    拿着勺子怔怔看着的时候,他就坐在她的身旁,“怎么不吃?”仰头看他,今天的他好奇怪。

    看到她眼中的疑惑,他轻声道,“一会儿吸了那个,我陪你去医院,孩子,做了吧。”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轻很飘渺,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了他心底里的不忍与不甘,可是,孩子的确不能留。

    吃好了早餐,小吴开着车,冷慕洵则是由她扶着坐上了车,原本不想让他去的,毕竟,他的伤口才见好,可是他不肯,一意的要去,那便让小吴把车子开得尽可能的慢。

    最早到的,也是第一个进的手术室,还是李医生,看到她李医生有些叹息,“还是要做吗?”这话不知是问晚秋还是问着她身旁的冷慕洵,彼时冷慕洵的伤已经开始好转,所以轻微的移动不会再让他的伤口渗出血水,也有了开始结痂的迹象。

    冷慕洵轻笑,“其实,我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这孩子真的是个意外,我想等我们的两个孩子再大些再要孩子,所以,这次就麻烦李医生了。”

    李医生狐疑的瞟了一眼晚秋,却没有立刻回应什么,只是向她道:“跟我进来。”

    晚秋穿过门帘踏进人流室,还是那张床,李医生还没有发话她就脱了裤子躺了上去,“仲晚秋,你可想好了,这次我要是动手了,这孩子可就彻底的没了,他真的愿意?”李医生还记得上一次冷慕洵的阻挠,所以这一次的一百八十度逆转让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点点头,“嗯,愿意,你瞧,他今天亲自陪着我来的。”

    “好吧,那我们准备开始,你要尽可能的放松身体,不要乱动,记住了吗?”

    晚秋闭上了眼睛,先是听到器械的声音,随即,身体里多了什么金属样的东西,然后就是机器低低的轰鸣声,有一些些痛,她咬着牙,心里是那么的难受,她的孩子,就这样的没了,都是伍洛司,如果不是伍洛司,她此刻也不会这样让医生流掉了她的孩子。

    “是个男孩,真可惜。”李医生做了一半时说道。

    晚秋的眸中悄悄滚出泪珠,阿洵也说是男孩,他就认定了她腹中的孩子是男孩,可是,这孩子却是与她无缘。

    象是怕她紧张怕她痛了,李医生不住的跟她说话,以此来放松她的心神,“你那两个孩子是男孩女孩呀?”

    “两个女儿,双胞胎。”

    “挺漂亮吧。”

    “嗯,还行。”想到诗诗和果果,她很骄傲。

    “是不是象你?”

    “呵呵,你猜对了。”

    就这样说着说着,很快就做完了,轻松的话题让她甚至没有感觉到怎么疼痛,可是当李医生说做完了的时候,她还是一怔,整具身体都仿佛突然间被抽空了一样的难受,费力的起身,身下都是血,那血色忽的让她有些头晕,急忙的穿了裤子扶着墙站了起来,门外,冷慕洵已经迎了进来,“做好了?”

    “好了,病人回去需要休养,半个月内最好不要做什么劳心劳力的事情,也不要工作了,还有,要补一补身体。”

    李医生不停的嘱咐着,冷慕洵就认真的听着,末了,换他扶着她去了隔壁的休息间,晚秋的脸色很不好,煞白一片,躺了许久,他就一直的握着她的手,等到她终于恢复了些体力,他这才带着她离开。

    小吴将车子驶到了医院的大门口,不敢吹风,也不能吹风,小心翼翼的让她坐进车里,空调也不敢开得太冷,两个人,现在都变成了病号。

    刚刚在休息间里人多,他什么也没有问她,上了车,直接就按下了车前排和后排的隔板玻璃,他捉住她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疼的道:“还痛吗?”

    “嗯。”说不痛是假的,那里真的痒丝丝的痛,让她是说不出的难受。

    明天,他说过要给她停了天使的微笑的,她真怀疑自己这样能否挺得住,可她知道,那东西越吃越难戒,所以越快戒了越好……

    “晚秋,你先睡一会儿,醒过来就会好些了,这几天尽可能的躺着,少动吧。”他如医生那般低低的哄劝着她,一只手牢牢的握着她的,十指相扣,仿佛怕她会突然间消失了一样。

    她刚要歪在靠背上,他却突然间道,“躺着吧,躺我的腿上,我不动,我让小吴开慢点,这样就不痛了。”

    她心里甜蜜着,有他如此待她,什么都值了,疲乏的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去想了,就想睡觉,想要缓解身体里那份还残存的紧张。

    那一路,她就在车里安静的睡着,而冷慕洵就一直的紧握着她的手,不曾动过一下。

    远远的就看到了新安装的大门,只是门侧却停着一辆车,象是停了许久一样,两个女子静静的站在车前,也不说话,只是望着他的车子的方向,似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的眸光落在那靠前的一个女子的身上,总以为不会再见她了,可是敏秋,她居然又来了。

    她瘦了,清减了许多,纤纤的腰身让她看起来一点也不象是生过孩子的女人,那张仿如飘拂着烟雾一样的面容上写着淡淡的愁绪,隔着还有些距离,可他居然就看到了她脸色的苍白,一只手抚在小腹上,似是那里伤了,让她的眉头也是微皱着,映出痛苦的意味。

    她来做什么?

    明明让小吴转告过她的,他不许她来,他也不想见她。

    她害他还不够吗?

    他查过了风家的一切,她是真的为了风家,风家好了,她孩子也就好过了吧,原来,人果然是不为已就天诛地灭的。

    “小吴,把车窗都关严了,窗帘也拉下,我不想见那个女人。”他垂下头落在晚秋还很憔悴的脸上,再也不想看到骆敏秋了,他与她,在她诳骗了他那么钱之后她就应该想到后果的。

    人有时候,真的不能太自私。

    小吴依言,窗帘徐徐放下,让车内骤然的黑暗了起来,也让晚秋睡得更加的踏实了,她的手一直都在小腹上,仿佛是不舍那孩子的离去一样。

    满目的心疼,却不知要如何来消去她的痛楚。

    可这一些,间接的都是车外那个女人造成的。

    敏秋的那场车祸,或者也许就是她的报应,他只是不见她,可他已经放过了她,那些钱,她一直都没有还他,他也不想要了,就当那是他与她之间结束的一场游戏的筹码吧。

    大门开了,车子匀速的徐徐驶进院子里,冷慕洵什么也看不见,那便当作根本就不知道她来了。

    可是,开车的小吴的目光却始终也不离后视镜。

    那目光让冷慕洵皱着眉头的也下意识的望了过去,却见车子后面,那个女子追着他的车子奔了过来,手扶着腰,脸上都是痛楚的神情。

    “总裁,她……”

    “开车。”他低喝,冷情的不理会那个正追过来的女人,眼见着车子驶进了大门,他立刻拿起车里的对讲机道:“关上大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